【闪恩】Fleur et votre(花与你)


*闪恩糖向,花店梗,现代设定。
*第一次写闪恩,尽力避免ooc,如有不适请立刻逃离现场!!
*玄学说产啥出啥,祈愿小恩w

@havi__charhavi 

Fleur et votre(花与你)

//草莓蛋糕


吉尔伽美什看了眼手表,六点三十,天正下着小雨,灰蒙蒙的一片,并不能让人感觉心旷神怡的气压憋的他难受,却没有加快步伐,只是徒劳的抚去风衣袖子上的雨珠不耐烦的轻哼了一声。哪里会是避雨的最佳地点,他在清楚不过了,于是眼神就顺着商店街的小道向前看去,由于雨天客稀的原因大多店面都关上了门。阴沉沉的世界里只有一处大所不同,像是打破结界的缺口,青翠的色块与室内暖色调的灯光相融,透过窗口像看向另一个世界。


那是他挚友的花店。他推开了店门,便听见门铃想起的后立即传来的友人的声音,“欢迎光临。”声音倒是听到了,人却没有立即从店铺的后台中出来,吉尔伽美什环顾了一下友人的店铺,随即相当随意的在靠窗的高脚桌椅旁坐了下来。


用郁郁葱葱形容并不为过,相较花儿,店里的布景多是些绿植,大面积的绿色如在外面看的那样鲜明亮眼,与原木家具饱和的颜色恰到好处的搭在一起。门口有阶梯式的花架,摆放着混搭的花束,成簇的玫瑰,手边的桌子上摆着试管架里随意插着的黄金球,绿萝缠在书架和墙壁上。花草的香气盈盈浮起,香水百合的浓郁尤为突出,在不大的空间兜兜转。店里被整理的温馨而又恰到好处,在花草之中宛若身至丛林,连不是很懂内行的吉尔伽美什都不得不坦诚的说这是花艺师们理想的店铺的样子。就好像在丛林中随时都会走出仙人(nymph)一样。


看,他这就来了。恩奇都撩起将店面和工作室隔开的由绿萝垂下的帘子,身着的白色长袍刚好不与地面接触,款款而落。青绿的长发同长袍一样松散的垂下,这样看起来就像要连他自身都要融进一篇葱郁之中,是属于自然的颜色。


“啊吉尔,是你来了啊。”尾音带着点笑意,恩奇都轻轻勾了勾嘴角露出温婉的笑容,看着吉尔伽美什。“没带雨伞?”


“太慢了。”吉尔伽美什发出不屑的哼声,对恩奇都的问句置之不理。


“要母亲节了,很忙。”友人简短的应了一声,移步到门口的阶梯花架拿来了一桶未去刺的玫瑰。“玫瑰、芍药、各种混搭的花束,要满足现在人的心理还要富有创意而又要花数求多。吉尔,搭把手可以么?”


“我的朋友,你知道我的工作又不是花艺师。”吉尔伽美什用手肘撑着桌子看他挪到自己身边的椅子旁坐下,为了方便说话他从工作室转移了战地。“明明会很忙你又为何选这种工作?”


他的挚友笑了笑,碧绿的眼瞳光芒流转。“忙只是必然的,你也知道,平时就会不太一样了,吉尔。”早上比谁都早的去花市去来新鲜的花朵,要花时间精力养活一店的花花草草,整天除接待客人外几乎都在对着汁液根茎修修剪剪,吉尔伽美什认为这活他肯定干不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干这个。”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轻佻的答了一句,“因为有很多小姑娘来。”像是审视的样子他重新打量了一遍朋友,点了点头。


确实有很多姑娘慕名而来,就为了见见这个面容清秀心灵手巧的店主。恩奇都无非是大家注意的焦点,许多年轻女子仰慕的对象,加上他很会说话所以备受追捧。总是来他店里晃悠的也会被女生缠上的吉尔伽美什显然就很不高兴了,即使恩奇都尽力的抚平他几乎要让那群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还试图合影留念的女孩滚出去,也无法太阻止他的脾气冒出“你们这群杂种”这样的句子。吉尔伽美什现在还把这些事情当做富有调侃意味的句子提起。


“你绝对是故意的。”恩奇都这样宣布了结论后开始着手用工具将桶里玫瑰的刺和叶子拨去。“虽然和理想差很远,但生活很平静。读书、种花、打理植物,再说,我喜欢植物。”


“嗯,知道。学生时代几次都在照料植物时忘记了我的存在……”吉尔伽美什不屑而有夹杂着点傲慢的看向他,恩奇都在与他对上视线前就先移开了眼。


“那样的事我才不会记得呢。”恩奇都一笑带过。


“哼。”吉尔伽美什闷哼了一声,用手指戳了戳恩奇都摆在方口花瓶里的玫瑰花头,却被恩奇都一手制止。


“体温会让花瓣黄掉的。你应该学习一点这方面的知识,我的朋友啊。”恩奇都模仿着吉尔伽美什的语气说了出口,手里的动作没有停下来。具体该怎么做吉尔伽美什早就听恩奇都唠叨过了一遍,关于适宜的水温、花开的周期、营养液的种类……林林总总的让人记不住这些规章,他觉得自己并非细致的如朋友一样。


没有回答,吉尔伽美什从放在桌上牛皮纸袋里拿一个精美的盒子,打开后是一块精致的草莓蛋糕。雪白的奶油上装饰着大而红的草莓,蛋糕夹层间也铺满了厚重的奶油和草莓粒。只是看了恩奇都一眼,自己吃起来。香气甜腻但盖不过花香,轻盈的随花香融入鼻腔,轻抚着他的鼻尖。他垂着眼,慢条斯理的往嘴里送着蛋糕,由海绵质地的蛋糕胚在嘴里融化,品味着奶油的甘甜。


“今天带点花束回去么?帮我带点给宁孙妈妈吧。”一桶玫瑰的去刺初步完成,恩奇都始终低着头,那剪刀剪去底部的一小节根茎,形成四十五度的斜度。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


修整修整的工作基本结束,恩奇都搁下了工具走入工作台。他抱着一捧芍药的小捧花摆在他的牛皮纸袋边,底端系着淡粉色的丝带,与芍药深浅不同的颜色相称。中间些许花材吉尔加美什见多了也能说出名字,淡白的小菊、紫色的刚出新蕾的洋桔梗、点缀的翠绿的花叶妃柳。吉尔伽美什用叉子在蛋糕上划出明确的界限,每一口都相当均等的咬下,看了那一束花,他有一瞬间想要把那美妙相称的色彩当做甜点咽下。


“你要么?”似乎是许久以后,因为没有找到出口的机会才提出的话语,吉尔伽美什问恩奇都。


“好呀。”恩奇都点点头,他走过来用毛巾抹去手上的水渍,他从吉尔伽美什身后凑了过来,发丝间还夹杂着淡淡的花朵芳香。


吉尔伽美什顿顿的用叉子叉下一块蛋糕,递到几乎要用下巴贴着自己肩膀上的恩奇都嘴前。恩奇都张了张嘴,刚想咬下一口就被吉尔伽美什的手掌堵住了去路。“太天真了。”吉尔伽美什满意的笑了笑,却并未把蛋糕重新塞回自己嘴里,而是喂进了恩奇都嘴里。“又不是没带你的份。”他把牛皮纸袋打开,拿出了另外一个蛋糕盒,“拿着。”


玻璃窗在灯光下映着两人的脸,吉尔伽美什看的见恩奇都在笑。甜甜的,如奶油、花香那样,眼里像是一潭融化的碧波。他轻轻伸手,拨开恩奇都贴在自己脸边的弄得自己发痒的发丝,蹙了蹙眉,有意无意的催促着,“喂,拿着。”


恩奇都轻快的接过蛋糕盒,转了一圈,与吉尔伽美什并排坐下,眼里还含着笑容。“好好,最喜欢吉尔啦。”


“呵。”吉尔伽美什淡淡的笑了,别开了视线。




//吻



“这次又是要做什么?”吉尔伽美什看着恩奇都准备了一个个泡好的墨绿花泥爬上梯子将它们镶进天顶吊着的插花用的圆盘。“看在你这么忙的份上,我可以破例帮一下你。”


“真的要帮我么,吉尔?”恩奇都从梯子上下来,拿来细线和剪刀放在他面前,眼瞳在清晨的阳光下仍是一汪碧水。


“都说了……所以我应该做什么?”


“把洋桔梗的花头用细线穿起来,记得要穿过花瓣,然后给它们打个结。我大概需要五六串,这段时间有人跟我预定了婚礼花盘,是个大工程呢。”恩奇都说着又捧着一缸泡在水里的玫瑰花头转了过来,他感叹意味地笑了。


“相当无聊的工作啊。好吧。”吉尔伽美什叹了叹,把不远处的花瓶拉到自己面前。他拿着细线在微端打了个结,试图用细线的端头穿过花瓣。他很努力的在穿,但是细线的端头一触碰到花瓣就会弯下来,不具备十足的穿透力。“切。”他相当不屑的蹙了蹙眉。


“那个啊,只要把那头用剪刀剪尖了就好了。”


“啊啊……”


吉尔伽美什百无聊赖的穿着桔梗的花串,一边瞥一瞥在梯子上插花的恩奇都。他的挚友说的没错,闲聊、发呆、种花,生活平静而安稳,平静到他几乎睡着。他揉揉眉心,暂且撇下了手边的工作。他感受着夏日里微风吹动树叶窸窸窣窣的声音,阳光照在他脸上的温暖感,瞌了瞌眼。挚友的眼睛像是春日苏生的新蕾,郁郁葱葱,森罗万象。吉尔伽美什想起两人初见时因不满对方而开始的打架,想起恩奇都行动起来如猛兽一样富有野性。他又是如何的温和而柔软,对自己所坚持的东西独有自己的立场。像是林间的树木。


“哇,很熟练啊吉尔。”恩奇都下了梯子,拿起了吉尔伽美什刚穿好的一串花朵,轻轻的提起了一头又上了梯子。


“那是当然。”


“帮我从下面递花吧。”恩奇都整理了一下已经插入花泥形成微微凸起的圆弧的表面,他才完成了半边,大部分的花泥还暴露在空气里。吉尔伽美什移了移手至花盆里,恩奇都指示着,“对,要一个橙色的。”


吉尔伽美什伸手把玫瑰短小的花头递给恩奇都,他还不忘感叹,“真是麻烦的工作。”


“那个过程才是乐趣呢。”恩奇都笑了笑,用手拨弄拨弄并没有完全绽开的花朵,对着那花瓣吹了吹,“哎,多多少少还是会有泛黄的花瓣啊。”他小心揭去了花朵外层因水的浸泡而显得湿漉漉的,部分泛黄的如枯树叶一般的外衣,任由它飘落。


花瓣在空气中转了个圈,轻盈的摇摆着下落,就在两人移开注意力的一会儿,花瓣落在了吉尔伽美什肩上。


“吉尔。”恩奇都把手里最后一只剪过枝的满天星插入花泥,转过头来看他。他注意到了那落在吉尔伽美什肩膀上的花瓣,先是笑了起来,“你先别动。”


“怎么?”


只见恩奇都俯下身,葱绿的长发如瀑布向吉尔伽美什倾下来,他碧绿的眼睛仍夹杂着盈盈笑意,却又有些认真的看着吉尔伽美什。由于恩奇都坐在梯子上,这种蹩脚的高度突然让吉尔伽美什觉得有点不好,他为恩奇都迟迟不做出举动的行为感到有些不耐烦。


“为何如此盯着我看?”


“花。”只是简短的一个字,恩奇都几乎凑近的与吉尔伽美什脸贴着脸,他拾起吉尔伽美什肩膀上的那朵花瓣。“掉在肩膀上了。”


“是么?叫我一声我自己拿掉就好了。”吉尔伽美什恰巧与恩奇都的视线相对,才发现他凑的如此近。自己能感受到他传来的温热的鼻息,淡淡的花香在近距离的接触下更浓了许多,对方如宝石般的眸子看着自己,带着天真烂漫的笑意。


恩奇都停了停,他并没有立即抽回身,而是盯着吉尔伽美什。双方的心跳无不在意识到这个距离后繁乱起来。恩奇都考虑了一下,即便如此他还是有意无意的向前倾了倾,自认为自己不会失去平衡。


“恩奇都,太近了。”


就在吉尔伽美什微微扭头想冲着凑过来的恩奇都说话时,对方不轻不重,似乎是无意间的在自己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顿时他就觉得世界变得一片空白,对方唇尖柔软的触感仍停留在嘴边挥之不去,只见得一片葱绿与潜在的花香。在恩奇都几乎失去平衡时,他还不忘扶了扶他的肩膀。对方的笑容带着点调皮,像是在说他自己其实就是故意的,把身子在梯子上坐正。


“吉尔,我再要一朵白色的玫瑰。”若无其事的,恩奇都这样询问道。


“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恩奇都。”吉尔伽美什露出相当傲慢的表情,但似乎并没有很生气,只是搁下一句:“你再这样我不帮你了。”




//花环



吉尔伽美什表示和友人出去玩实在是个难事,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草木花卉上,特别是去个公园湖畔之类的时候。


与此同时,他正坐在湖畔边,望着一心想要采摘野花的恩奇都。恩奇都在长满紫花地丁的土地上转来转去,是不是伸手摘下一个精美好看的,长长的白布袍子就这样兜住了一堆紫色的小花朵。沾着点晨露的花朵晶莹而美丽,恩奇都同吉尔伽美什一同坐下。


恩奇都手法巧妙的把花茎穿在一起,用树叶稍作修饰,像是会魔法一样,眨眼间就把花朵串成一个大花环。


“给,吉尔。”恩奇都把花环戴在吉尔伽美什的头顶,咯咯的笑了起来。“很合适!”后面补充的一句话仍是憋不住笑意,吉尔伽美什狐疑的瞥了他一眼。


吉尔伽美什取下花环,把它戴在恩奇都的头上,他端详了片刻。恩奇都带上花环后加上他的长发和俊秀的面容更显得像个少女了。


“这种东西,还是你带着合适。”吉尔伽美什这样宣布道。


End.



评论-10 热度-110

评论(10)

热度(110)

  1. 欧铃兰Lotte-Charhav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兰
  2. 欧铃兰Lotte-Charhav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兰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