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杰基尔&海德】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中)

上篇走:http://(上)
#此篇完全可以被当成段子看了2333
#ooc高能预警
#写起日常就是我是谁我在哪儿←这种这状态,下次会认真开一个杰基尔、海德和咕哒君的惨烈修罗场(大雾)

只是放飞自我 不打算艾特了2333



 日记/7.22/小雨 亨利·杰基尔


 伦敦的第一晚睡的不是很好,昨天晚上又下起了小雨,这样变化无常的天气我已经许久没见到过了。海德的睡相真是不好,昨天晚上本来陪他看电视就睡的很晚,他还偏偏挑些悬疑类型的,嘴里说着又找回了当年的热情。很不老实的,明明我们两张床上隔了有一个床头柜的距离,他晚上还是把腿伸到了我的床上。我尽力挣脱开时不时恶意踹我一脚的海德,他毫无自觉的躺在两人的床之间,睡的很香。我的被子被他的双脚卷走了一半,我一个人只能贴着床沿,四肢暴露在凉嗖嗖的空气中。


 “杰基尔你这家伙……看老子不……”

 
 啊啊,我就跟这家伙这么苦大仇深么,连梦话里都充满着厌恶的感觉,也可能是因为我的行为确实深深伤害过他,他也不愿多提这些事情罢了。曾经我可是为了消除他的存在而与他同归于尽了。


 “哈哈哈哈哈哈”他在梦里笑,但不得不说他的睡相糟糕透了,我怀疑我的潜意识是想像他这样放肆的。“你这家伙偶尔还不错……umm……当然只是偶尔……”我怔了片刻,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他的脚几乎是踩在我头上对我猛的揉了揉,我看了看我马上就要滑落的枕头,抓紧它站了起身。搬起海德逐渐霸占我的床的双腿,用被单把它们拽到地上,跑到海德那头的床上去睡觉。听闻“咚”的一声,他大概是终于从床上掉了下来。


 本以为能好受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第二天凌晨,他又摸索着上了床。睡意满满的我本能的把他往下推,谁料到他竟缓缓的,用难以置信的柔和的抱上我,我背对着他,他轻声叫出这样的名字,“立香……”


 太犯规了……做梦就算了还把我当成御主……我就这样被他的胳膊缠着,觉得整个身子都僵硬而酸疼,海德他还一直不醒过来……


 “那啥……总感觉很抱歉啊。”海德醒了之后难得诚实的说,虽然起初微红了脸颊,但这事告一段落后他立刻就忘了之前的歉意。


 今日无事。



 日记/7.22/小雨 海德


 昨天晚上的雨一直到今天都没停。早餐过后,杰基尔捧着伦敦的地图和游览指南思索该去哪里,种种原因,由于意见不和和两人磨磨唧唧的准备几乎一拖再拖到了中午。


 “要我说,雨天就该在宾馆里打打游戏看看电视睡睡觉什么的,老子才不要出去呢。”我嚼着宾馆提供的零食薯片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视的遥控器随意的调台。


 “哎……难得的一天就浪费了。”杰基尔叹了口气,他突然笑了,从几乎遮住他整个脸的地图中探出了头,“跟你睡觉真是够呛啊。”


 啊,又来?老子知道他看不惯我,但是为什么这家伙总是能一脸纯真的笑出来啊。我随手拿手边的旅行手册丢向他那边,正好打了个正着,“那是黑历史你这家伙快别提了好么?”嗨呀,好气呀。


 “嗯。”答应的好快。“那我们就在宾馆待着吧,我先睡会儿。”


 我继续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剧,等到再回头一看时杰基尔已经睡熟了。我昨天晚上真的有很吵到他?他睡得很安稳的样子,平时我很少注意这些,但唯独这次我凑近他,捏了捏他的脸颊,又捏捏自己的,手感一样。


 我就这么盯了他好长时间,干脆把他的睡颜当做一个纪念。不得不说,那确实会比我要可爱一点。不不不,那家伙应该不需要可爱才对。


 确认他不会被我吵醒后,我把他的手在他胸前放好,用宾馆提供的便条写上一个大大的“Death”贴在他额头上。我拿出了临走前御主给我们的相机,对着杰基尔按下快门,再反转镜头,来了一张我与“死者”杰基尔的合影。


 老子实在是太伟大了!!!


tbc.

评论

热度(75)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