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群山。

#随笔,是欢快的freestyle


我应该把什么比作夏天呢?夏日里承载着我最美好的回忆,最梦幻的生活,度过后便觉得虚无缥缈的一切。时间随着夏日消逝,我积累的记忆层层叠叠,被我塞进果酱罐里,撒上满满的砂糖,越来越甜。

夏天,走在安大略湖的湖边,让我又想起了那些安静而美好的回忆。多伦多的夏日不冷也不热,恰到好处的天气,挨着湖岸,挨着森林。多伦多几乎让我陷进去,是一个最适合做梦不过的城市了。我在这个城市做梦,漫无目的的游荡,走进剧院,走进商场,混入人群。城市不过是一个过度,它把我引向森林。在纽约的市中心待久了之后,我内心迷迷糊糊又疯狂的喊着:我想念群山。我怀念加拿大的树林,让这个本来便性格冷淡的地方变得更凉爽了一些。在我印象里,在加拿大的夏天都是薄荷味的。

安静而美好。我无数次形容这样的夏天,就是无事可做。但美好就在于,你可以享受这个清凉城市带来的幽静与孤独感。我享受一个人漫步于湖边的森林,不论冬日还是夏季,都能看到鹿的踪迹。沿着湖岸的步道走,隔着安大略湖望向市中心,电视塔清晰可见。我见过清晨时分,太阳从安大略湖的边界上升起,湖面上的波光是渐变的橙色,与冰蓝色的湖水交融,多了分紫色。看升起的太阳给世界上色,唤醒湖边沉睡的白天鹅,太阳照耀着的夏季的清晨却意外的冰凉。有时候带一本书,坐在湖边的椅子上,带着困意与倦怠,一边呼吸着青草与湖水的气息,一边看手边的文字,真的觉得仿佛深处在天堂。世界干净而明亮,享受着这份安逸。

我怀念没装修的家里临时搭的气垫床,夏日的夜晚不需要空调,安静的陷入泄了气的床垫,做着陷入仙境的梦。一早上跳入加热阀门被烧掉的冰凉的泳池,不顾及冰冷刺骨的水和其实能吃人的艳阳。一泡在水里便是半天,不知吹起又抓破了多少个水气球,喝下了多少递来的温热的牛奶。上了岸便和小伙伴们躺在没有家具的地板上,玩牌聊天,在或者冲入树林,就和小时候一样。去湖心岛,一路下着小雨,我们毫不顾忌是否会淋湿,近乎疯狂的跑着,撑着雨伞,追赶着加拿大鹅。在葱郁的草地上,每一个步伐都在呐喊,在呼吸,在享受着畅快淋漓的自然与空气,还有此时此刻。

昨天在湖边散步,傍晚八九点了,我们一边聊一边走,看见好几只鹿沿着湖岸奔跑,惊起了岸边的天鹅。朋友跟我说:“啊,我以为我看到了圣诞老人的七只驯鹿了呢。”还有一天,我们吃完饭回家,没有下雨的天空出现了彩虹,我们久久的望着,没想到那一块小小的却又如此明显的彩虹连成了半圆,在回家的路上一路都没有消散,直到天空变得粉红。梦幻,显得不切实际,连天空与自然都想把你溺死在这甜腻的梦里,是你忘不了的,想去拥抱的庇护所。

有时间就去拥抱自然吧,人需要这份孤独与静谧,沉下心来的这份安宁。我觉得真的是这样,来自天堂的人们也想念湖水,海洋,森林与群山。

评论

热度(1)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