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夏日

*热死我了,所以赶紧写了个凉凉快快甜腻腻的
*ooc有
*ER什么时候能去结婚???(我石乐志)


Summary:格朗泰尔在有安灼拉在身旁的夏日里融化。全是粉红泡泡。

安灼拉是夏天,是盛夏的艳阳,他身上有全部的热情与觉悟,而眼眸却凉爽的像冰蓝色的海洋。格朗泰尔爱他的全部。啊,他真想做一根冰棍,在夏天艳阳的照耀下融化,而且如果安灼拉真想品尝,他一定甜滋滋,凉丝丝地带来惬意和清凉。或者沦陷于安灼拉的眼瞳,听他滔滔不绝地讲,理想与热情透过他晶亮的眼眸发光,和着夏蝉的轻鸣与在粘稠空气中摇曳地花香,格朗泰尔想陷入那片海洋。

他们瘫在沙发上,头靠着头,倦怠地半瞌着双眼,格朗泰尔几乎坠入夏日的梦境里,而安灼拉仍尽力阅读着他手中的书。《法国大革命史》?格朗泰尔挑了挑眉,继续陷入他的梦境,他听见安灼拉含糊不清地嘟囔说,“你不该喝那么多香槟,没人午餐时和香槟的。看,你现在就醉了。”格朗泰尔舔了舔唇,他回味了一下他午餐时享用的加了冰的香槟,和他给安灼拉呈上的加了冰的果茶,那凉爽,带着欢快地在舌尖跳跃的气泡带给他的快感仍在他清晰的记忆里。

他们还亲吻,两人的嘴里都带着甜腻的味道,嘴唇相触时还带着沁人心脾的芳香。那是个冰凉凉的吻,尽管他们都畅快地流着汗,他们仍贴近对方,不依不饶地摄取着对方口腔里的甜味。格朗泰尔想到了他给安灼拉泡的水果茶,酸甜的味道是他塞进茶杯里的方糖。

安灼拉是夏天,但夏天的荷花和夏天的天空都不能与他媲美。安灼拉与他亲吻时的鼻息是夏日的热浪,带着点鲜花永恒盛放的气息,用温度卷走了一切,宣布着他的耀眼。格朗泰尔想,他们应该去米拉贝尔宫散步,他们会亲吻,安灼拉会比任何一座雕像美丽,他们也应该在落日十分平躺在巴黎铁塔下的草坪下,在夏日的清闲中度日。

安灼拉轻轻拨弄着格朗泰尔的发丝,他仍执着的看着那本格朗泰尔认为有些枯燥乏味的书,却轻轻扭过身,在格朗泰尔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安灼拉以为他睡了,格朗泰尔却偏偏睁开了眼,这让安灼拉一惊。

“啊,看看是谁惊扰了我的梦?”格朗泰尔眨了眨眼,他眼前的人因被窗前投射进来的夕阳照耀着而发着光,“是天使么?还是阿波罗?”

“别这么叫我……”安灼拉的视线又回到书本上。

“你要知道……安琪……”

“我知道,我知道你……”安灼拉用一丝不耐烦的眼神看了看他,对那个犹犹豫豫都没人说出来的字眼感到烦躁。于是他决定做个行动派,然后再一次用唇堵住格朗泰尔的嘴。落入软绵绵又湿润的吻,那后半句话即便是没有提及也不重要了。指尖拂过安灼拉的脸庞,划入他的金灿灿的发丝,格朗泰尔看到安灼拉的眼里荡漾着微笑,那片海洋卷起波澜,掀起了清凉的海风。格朗泰尔在有安灼拉在身旁的夏日融化,他心甘情愿。

波涛,残阳,星斗,揉进斑驳的夜。

格朗泰尔打开了窗,让徐徐夏风卷着浓郁的花香进入房间,他们的下午悠缓绵长。他打电话给古费拉克和公白飞叫他们一起来用晚餐,简单收拾了一下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他用巴尔干葡萄酒在冰格里冻成的冰棒。他坐回安灼拉身旁。

“来与我同饮么?”格朗泰尔傻笑。

他没想到安灼拉微笑了一下,接过他手中酒红的葡萄酒冰棒,与格朗泰尔的那根碰了一下。他们咬着红酒味的冰块,咔嚓咔嚓,沉醉在夏日的夜里。

安灼拉的温柔就像夏日的夜晚,宁静、静谧,那些沉睡在夜空的星星碎片也会仰慕这颗太阳。

“我喜欢夏天,安琪。”格朗泰尔说。

安灼拉眨了眨眼,静静地等他说下去。

“夏天是甜味的,美好,而且有你。”

安灼拉咬下残留在冰棍上的最后一小块冰块,他顿了顿说,“还有你。”

格朗泰尔用肩膀碰了碰安灼拉的肩膀,“咱们是不是都醉了?”葡萄发酵的甜味留在格朗泰尔嘴里,好了,他决定要拥抱他的夏天了。

END

(顺便安利一波花果茶,TWG的盛夏绯红“eternal summer”特别好喝!!(脑补的时候R是给E泡了这款www

评论(3)

热度(48)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