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旧剑x我】My sire.(0)


*试阅章
*ooc有
*这里的“我”欢迎带入自己,满足少女心的产物。写不出旧剑万分之一的苏(ฅ∀<`๑)♡
@havi 

My sire.(0)


Fragment

-0-

出现在我梦里的是一位身着着苍银色铠甲的骑士,他的目光像是停驻在我身上,又像是看向远方。他碧色的眸子像是祖母绿的宝石,璀璨夺目的闪耀着的同时,隐藏着些许黯淡的光。


就像是看别人的故事一样,那位骑士的经历被我在梦中目睹。不瞒你说,我其实是位魔术师,出身于没有多少代血脉传承的普通家庭,也没有显得与凡人相比之下特殊的能力。我只是,会经常做梦。


那位苍银的骑士,毫无疑问,他的名字为亚瑟·潘德拉贡,高贵而无上的骑士王。我在梦里看见了拔出赫赫有名的石中剑的他,在梦里看见了带上王冠的他。


为什么我会梦见他呢。


比歌颂他伟业的史书来的快,他的经历如电影放映机一样在我脑海里,拼拼凑凑的形成他生命中的片段。我对他的认识却又身临其境,比史书来的更有实感。一点一点的碎屑渗入我的心里,关于他的一切都好像是融入了我的生活,虽然这只是个片段也只是个开端。


这样的我站在他面前,他却无法在梦里目睹我的存在。


-1-

也不知道这世界是哪根筋不对,那苍银的骑士就在我梦见他的第一天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就如同我往常能做出百分之五十可信的预知梦一样,出乎意料的灵验了。


“您是我的master么?”


伦敦的夜晚,他在召唤阵的闪现下出现了,苍银的骑士勾起了嘴角,露出富有骑士精神的,谦和的微笑。


我本是想听信网上流行的很灵验的东洋魔术(只是大家都什么叫,我并不认为它是魔术),保佑我在我必挂无疑的大学必修课上安全上垒。


谁知道我竟然召唤出了亚瑟王??


我险些跌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他。


“其实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本是因圣杯战争而被召唤出来的英灵,但是奇怪的是并没有所谓圣杯。”苍银的骑士拖着下巴思考着,我却毫无心思听他讲明这事情的经过,全神贯注的看着他的容貌。


毫无疑问的是梦境的再现。


骑士的眼里映澈着的是碧海蓝天,那碧色的眼眸微垂,修长的睫毛如蝴蝶翅膀般忽闪。


如我梦里所见的那般,他是个纯粹的王子殿下,每个女孩子梦想的白马王子。


“不可思议,没有令咒的你却用魔力维持着我的存在。”然后他看向我,察觉到我的一头雾水,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让你受惊了,真是抱歉。My lady.”


他拖起我的手轻轻一吻。


好歹我也是个英国人,对这种颇有绅士风度的礼仪并不觉得奇怪,但看见他我却真是慌了。我用手剥开垂在我耳侧的发丝以掩饰我的害羞。


大不列颠的骑士王,就这样进入了我的生活。
撇开平淡的命运(destiny)不谈,他的存在就是奇迹(miracle)。


°°ᖭི༏ᖫྀ°°

由于我已经独居,他的事情瞒过家长还算是简单,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其实随时做好了说他是我男朋友然后把他留下的觉悟。他看起来一点也不老,比课本里的那些肖像画俊郎太多,容颜永远停留在他拔出石中剑的年纪,说不清看起来比我还年轻。如果不是一个王,在没人知道他真实身份的现世里,换下这身苍银的铠甲走出去一定会被认定是哪儿来的大明星吧。


我粗略的在图书馆的资料库里查了查关于亚瑟王(就暂且这么称呼他吧)提及的那个我略有耳闻却不知其意的名词,“圣杯战争”。


“远东的魔术仪式,
能实现任何愿望的许愿器,
召唤出七人七骑争夺圣杯的战争。”
来自某百科网页版。


虽然我也是个有着微薄魔术师血统的人,但这种事的发生确实还是让人难以置信。毕竟,我也是各种素质几乎为E的超级普通人。


想起亚瑟王说过的话,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着什么圣杯,而他也是被召唤出来的唯一一骑,我不由得觉得有种大事被摊在了我头上。我望着他,此时的他身着着笔挺的黑色西装,那是我随意从爸爸衣柜里拿出来的旧物,他穿起来意外合身,不如说是更英俊了。


亚瑟王穿着拖鞋在厨房内走动,他为坐在餐桌前冥思苦想的我端上来一杯茶。亚瑟王的厨艺异常惊人,觉得国王陛下并不会是常常亲自动手的料,但托了他的福我不在担心会在上学前着急忙慌的胡乱塞一嘴面包,午餐以早上的司康充数。他有时会出于好奇的跟来学校,没有圣杯战争的此时说实话没有什么保护我的必要,我上的也不是像时钟塔这样有名的魔术学校,只是普普通通上学普普通通被录取进大学的普通学生。可能是没有圣杯存在的缘故,一点微薄的魔力支出就足够他维持灵体化,在加上他对人们投来的目光感到不适时偶尔隐起身形,对于两人都不是什么负担。


这样的生活也习惯了。
我看着他,笑了笑。


“你接下来想怎么办?亚瑟。”我这样问他,装作不经意,然后又装作不知情的第一次叫出了他的名字。他说他本来的阶职是saber,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并没有用,他也没点明我到底该叫他什么,于是如教科书一般的,我称他为亚瑟王。


亚瑟王在我面前坐下,他微微抿了抿唇角,做思考的神情。也是,这话我不应该问他,我知道他被我突如其来的召唤到这里是毫无意义的。依他的愿望看来,这里没有办法得到万能的许愿器,也不可能拯救他的故国。


愿望在现在终究只是愿望。
我没法对他说,现在他好端端的踏在他曾经统治的土地上,他的大不列颠已经是今日这般繁华,他的后代与子孙远比他统治之时富裕,只是如今那并不是潘德拉贡的王朝。


“我只是个普通人,我虽有魔术师的血统,但无法为你完成夙愿。”我打破两人的沉默,看向那位王。“我们既然以魔力相支撑,我也想助你一臂之力。”我的手抓紧了马克杯的杯柄,凝视着他碧色的眼眸。


我没有说完后话,但从那不论何时都溢满流光,璀璨夺目的眸子里得知他早已理解到的的意思。他轻轻点了点头,暖融融的金发因这样的动作微微飘起,我差点伸手去捧住他的脸颊。保持着谦和温婉,高洁的骑士王,在他这样令人敬佩,受人追捧被人歌颂的骑士王的眸子里,我还是会时不时感受到一些夹杂着由压抑着悲伤而抑制住情绪的黯淡感。


就像梦里那样。


容纳着卡美洛王国的眼眸,他在我的梦里总是能看的很远,他眼底映澈着卡美洛的城镇、高山流水和夜晚璀璨的星河,一一目睹的我仍不能言尽他的美。他爱他的故国,如同所有离家的飞燕,他却对他国家的衰亡无能为力。


就是这样吧,就是这样吧。所以他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浅夹着抹不去的执念。


“亚瑟。”我给他挤出一个笑容。“茶快要凉了,快点喝吧。”


很听话的,他拿起他的杯子喝了起来。


“你不是一个人。”斟酌了片刻,我还是说了出来。我想把他的世界中画入我的存在,我盯着他慢慢喝干净杯子里的茶,待他看向我。


很奇怪的,我们习惯用眼神交流。我总是能从他眼里读出他想说的话,他可能也能看穿我的。他的那双眼睛,可是识破了多少敌人诡计的慧眼啊。渐渐的,我开始变得喜欢去看,它们总是吸引着我的注意力,稍稍有一些变化,亦或是露出点笑意我都几近被折服。温柔的能把人融化,从如湖泊般碧绿的眸子里几乎溢出水来,轻柔的裹住我的心。


亚瑟王又笑了,“谢谢你,我很开心。”


啊……嘴角要化了。
只是……
那样完美的王子殿下大概不属于我罢了。

TBC.



2017-03-21fgo旧剑
评论-3 热度-27

评论(3)

热度(27)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