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咕哒君×杰基尔】人として-生而为人


人として-生而为人

#现代校园paro?
#并没上过大学学院专业都是瞎扯
#人物ooc预警!!剧情很迷预警!!!
#题目自日文歌曲:《人として》,部分对话摘自歌词。

在叨叨一句这孩子简直是天使想给他一个救赎于是就变成了这片不知所云的文_(:з」∠)_

@Recall苍离 @havi 



01

亨利·杰基尔又做梦了。

自从他饮下自己制作的药水之后就有点神志不清,他开始睡的时间很长,有很长时间被夺去意识。杰基尔最初以为那是自己终于把心中存在的“恶”分离出去表现,但那不是。

梦中的自己与理想的自己背道而驰,那个人似乎全然不是自己,存在并沉浸在杀戮与血腥的世界,背离世间定义的道德,是最为残酷的存在。

梦里的亨利·杰基尔贪恋着血液的味道,喜欢用那发着森森寒光的刀子杀人,并且乐在其中。那个亨利·杰基尔本能的想要伤害一切,破坏一切美好的事物,摧毁原本的杰基尔珍视的东西。

杰基尔的目的本来是消除恶,可是在这药水的作用下,仿佛是要向他自己宣告罪状一样日复一日的把人性全部的恶堆积在他梦里,那种负罪感便在他心里变得越来越强烈。意识到这一点其实很简单,扪心自问,杰基尔不难知道就算是再善良的人类心中也都存在着恶,但就因为知道这点,他决意要消除恶。

自己与自己的对歧让杰基尔疲劳不堪,那仿佛是一种旷日持久的战争,而他一方在飞蛾扑火。

“我爱着人的恶行。”

——不……我恨着人的恶行。

这样的声音如一把榔头叩响着他的耳膜。

“我憎恨着人的善良与诚实。”

——不……我爱着人的善良与诚实。

梦境编织出血淋淋的轮廓,而另一个自己站在由尸体堆起的山峰上,露着快乐的笑容。

杰基尔否定那个自己,想扣杀那个自己,但另一个自己越来越多的开始在自己耳旁轻言细语,否定着一切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

都说了谎言说一百遍就会变成真理,杰基尔也如此在另一个自己的潜移默化里几度差点受了另一个自己的引导,差点承认了对方相信的一切。

杰基尔不想承认,他的心中究竟还是潜藏着的恶。



02

关于我的室友亨利·杰基尔的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笑起来很好看,是个性格很温和的好人。我与他相处的时间不长,互相作为室友也不过是一个月不到的事,我们同是英国a大的学生。对杰基尔我所知甚少,他与我不同是本地人,自然有着英国人的相貌,自我的推测他选学的专业是生物工程,喜欢带着各种实验器材在宿舍里琢磨。因为是室友,寥寥六十多平米的房间中我们免不了有些交谈,但并非很亲密。杰基尔往往都只是作为听众,一遍微笑的点头一边听我说话,之后又会扯出一个问题继续听我说,关于他的事倒是很少提起。

我还算的上对他了解的地方也就是口味了,我和杰基尔都十分嫌弃大学食堂的伙食,再而并没什么课余时间对餐食精心准备,不约而同的选择自己制作简餐。像三明治啊,烤面包啊,这些随时都可以拿起来吃不需要排大队借用食堂微波炉的食物是我们常吃的。我猜与我不同,杰基尔肯定是忙着做实验没什么功夫吃饭。我知道他身为英国人却讨厌酸黄瓜,知道他喜欢吃甜食。聊今天吃什么大概是彼此之间最常说的话题,然而答案不过也超不过三个字,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再深一步就是我有时带饭时会多做一个东洋饭团给他的那种和谐的室友关系。

据说杰基尔是他们生物学院的尖子生,尝试过很多自主研发,平庸的我跟他比起来简直相差甚远。我曾经想过去学习生物,可是那个愿望就凭着父母想让我将来赚大钱的想法给破灭了(然而搞出名堂来也能赚大钱不是么,大概我不是那块料。)。如今没过多长时间,初中高中学过的关于科学的知识转眼就被我忘得一塌糊涂了。

杰基尔这个人真的很自律,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这个人给我感觉就是从没熬夜赶过论文从没踩着点上交作业,一切事情都办的安安稳稳的那种感觉。杰基尔时常早我入睡,早我起床,可能是因为理工科的人就是比较勤奋,他的课基本都安排在上午,然后下午便抓紧时间搞研究。

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我仍在努力的赶deadline将至的课题,聚精会神的在电脑上打着字,杰基尔已经做完了功课开始翻看他大概偏爱的专业性的书籍了。我轻轻的瞥了他一眼,台灯温和的灯光照在他那一团像是奶茶色的发丝上,变成暖融融的橙色,他碧色的眸子低头看着书本,像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一样,抬头朝我微笑。杰基尔的眸子像是一潭柔软的湖水,深邃又温暖,但又有些深不可测。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他今天睡得很晚。

课题的完成高于一切,就算得不到A我也能勉勉强强得到个B-,至少不会落得F的地步,我又把注意力放回到电脑屏幕上。由于困意,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在回过头,杰基尔已经从他的座位上消失,移步到我面前了。他看着我愣愣的样子,眼里立刻浮现出慌乱的神情。

“啊……我…没打扰到立香君吧?”

杰基尔把一杯冲好的速溶咖啡摆在我桌前,他手里留着一杯。真是少见,早睡早起的杰基尔居然喝咖啡。

“没有。今天要熬夜么?”我接过咖啡,半开玩笑的问他。

在杰基尔温顺纯真的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为难,或者说是痛苦的表情,他扯扯嘴角答道:“没,我今天想清醒着。”

“嗯?”我愣愣的看着他,心里感叹真是难得。

“立香君先忙着吧,那我先不打扰了。”他又温和的笑了,在那眼瞳里闪过一丝阴郁,又瞬间消失。那笑容不知道为了什么在打着掩护。他又似出于形式的补充了一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可以问我。”

我充满疑惑的看着杰基尔,他立刻喝干了马克杯里的咖啡,掀开被子就准备睡觉,顺手关掉了他头顶的台灯。

“晚安,立香君。”杰基尔的声音从被子里发出来,让人感觉莫名可爱。

我点了点头,答道:“晚安。”

他躺下以后我就听到来回的翻身声,杰基尔似乎是合着眼,尽力想睡着的样子。突然,他又蹑手蹑脚的起身了,我装作没看见。

杰基尔叹了口气,伸手去拿床头放着的黑框眼镜,他又重新打开了台灯。

“睡不着?”我随口问了一句,看着他在写字台前坐下,摊开他那本刚刚没读完的书。

“嗯,是喝太多咖啡了吧。”杰基尔昏沉沉的回应道,他明显很困,很想睡觉,可是我理解那种感觉,在咖啡因的作用下疲惫的神经牵扯着眼皮的神经不准它合上,不准大脑停止思考。

“不习惯的话就别喝了,原来杰基尔也没尝过吧?”我劝他。

“不……其实我本来喝咖啡后对睡眠没什么影响的,大概是这个牌子的咖啡因太浓了吧。”

“诶……”我继续专注的打字,然后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不过是互相作伴,直到第二天的两三点才各自钻回到各自的被窝里。哦对了,其实凭牌子论咖啡因含量这事我个人认为还是蛮新鲜的。

-

杰基尔养成了熬夜的习惯,我不清楚他是否是出于课业问题才这么做还是另有其他原因,也并没有多问。杰基尔最近在着手研究精神上的清醒剂,似乎是个很反锁的课题,三更半夜还拿着他配的试剂做各种实验。与其说是由于研究,他的那样子更像是在逃避什么,与什么做着斗争。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觉他的睡眠很浅,像是被鬼压床一样,有梦魇会在梦境里折磨着他。杰基尔时常辗转反侧,他小心着不被我发现,但多多少少我这个室友还是知道了点什么。比如杰基尔做梦的梦似乎永远都是噩梦,睡不着或就寝稍晚的时候,我能听见他的呓语。杰基尔挣扎着翻身,喊出的词汇脱离不了“杀”这个字,他的双手紧抓着白色的床单,把它攥成一团就如他拧紧的眉梢一般。杰基尔的四肢会不安的兀自挪动,他会咬紧牙关,对那梦魇反抗到清晨。

我不敢下床摇醒他,却又希望他脱离那个可怖的梦境。在临睡前,杰基尔喝下最后一杯咖啡,今晚他加了许多量,一口气喝下了三杯,我说真心话,推荐给他蓝山咖啡之后就有点后悔了。咖啡的苦涩对他来说就像是一种良药,杰基尔只是不愿意去睡觉,我知道他一陷入睡眠就会开启某个可怕世界的开关,因为如此,他才想醒着。

我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在他床边坐下,想试图与他谈谈。最近这几天因为深夜赶作业赶的我不得安眠,连神智都磕磕绊绊,不过我比起见到他夜晚那样的表情,还是听他说说好。我也有过做噩梦,害怕黑暗的时期,不过往往与人讨论之后便觉得那不是困扰自己的障碍了。

“杰基尔,你这几天是不是睡的不太好?”我开口问。

对方听罢立刻皱紧了眉间,然后抿了抿唇角,看向我。“为什么……立香君这么问?”

杰基尔看着我,他眼底的那潭碧色的湖水被染上蒙蒙的薄雾,我头一次从那家伙看着我的眼里读出了一丝哀伤。那是只静静听着别人发牢骚,会细心去开导人的杰基尔不会露出的表情。

“因为……最近你好像老是做噩梦?”

杰基尔站在我身前,抓紧了写字台旁的椅背。窗外响起了天空爆裂一般的声响,在多雨的伦敦这并不少见,雨水在声响之下拍打在宿舍的窗户上。积雨云给房间抹上了灰暗的颜色,杰基尔伸手打开了台灯,他移开视线望向窗外。

“做了什么样的梦?”我把他的沉默当做许默。

杰基尔顿了顿,他投给我的视线如湖水干涸后留下的死寂的荒漠,冰冷冷的,又强牵起嘴角。杰基尔的笑容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在试图安抚我的担忧。

“我做了无数的梦。”杰基尔一字一句的说,“关于另一个自己杀人的梦,关于我去自我毁灭的梦。”

“我阻止不了自己去做梦,梦里的自己是最为荒谬的背德者,我知道那是潜在的我。梦里的我杀戮,我噬血,我无关任性沉浸于自己的快乐,而现在的我必须阻止他。”杰基尔瞌了瞌眼。“我自诩善意,我自诩爱着人类的诚实,恨着世间的恶。如果说两个杰基尔都有恶的话,全部消除就好了,我也不必追逐着去吞噬他,受他带来的梦魇的困扰了。”

“我需要毁了他,连同我自己一起。”

杰基尔的眸子中忽然闪过一道红光,他似乎是在抑制着什么的样子又一次紧紧抓住椅背。我看着他因用力而发抖的手臂,他今天摘下了平日带着手套的手,苍白的指节也因此暴露的更为明显。

“我做研究的本意是把他分离,但我失败了,我受够了……”杰基尔的双肩也开始颤抖,冷静的伪装也开始逐渐瓦解,他的声音如同哭诉。“我不愿见到粘稠而滚烫的血液,不愿见到死去的躯体,然而在梦里的我看惯了残肢断臂,而我害怕终将有一日自己会被吞噬。”

杰基尔的碧眸在他话音刚落至极转为了红色,那闪烁的红光中,杀气让普通人都一目了然。我发觉,那个人或许就是另一个的杰基尔。

“杰基尔……?”

“我恨着人类的善良……我不是杰基尔……我是海德。”另一个的杰基尔,或者说是海德用他喑哑却富有杀意的声音朝我说。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情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那海德的红眸又在一瞬间恢复碧色。雷声之下,雨点如玻璃珠一般在玻璃上留下划痕。杰基尔走向写字台,从抽屉里拿出他的裁纸刀,他的指尖拂过桌面,再而他转头看向我。

“立香君……看到了吧?我的自控力真的很差,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开始吞噬我的意识了……”杰基尔的脸上出奇的平静,他笑了,牵起的嘴角上的苦涩也让我不禁撇了撇嘴。“我要毁了他,杀了他,同我自己一起。”

“不……”我想制止他,但是喉咙里像被一块啤酒塞子塞住了一样,连出声都感到痛苦。

杰基尔把刀尖指向喉咙。

潮湿阴冷的雨季,我的大脑与此同时却是这样的灼热。我的行动比思考抢快了一步,等我回过神,已经用手抓住了杰基尔的手腕,而我的脸也贴近他的鼻尖,唇落在杰基尔软绵绵的嘴唇上了。对方明显乱了阵脚,也没有刚才那杀意大发的气势,反倒红了脸颊。我在他的唇尖停留了许久,他嘴里的咖啡气息还萦绕在唇边,带着浓郁的醇香。我的脸颊贴近他,直到那温热的液体留下,我才知道他哭了。我听说一个吻是能让人冷静下来的良药,我轻轻替他拭去眼角的泪水,他的呼吸平稳了许多。真是可爱呢。

“我虽然不懂杰基尔的想法,但是善与恶是共存的。不能互相抹杀,只能互利共生的存在。”我压低嗓音,尽量显得温和平静。以往都是这个人温柔的对待我,那我也要奉还一些才是。我紧紧地环住他,尽力想拨去他身体冰冷的温度。“人会欺骗、人会隐瞒、人会逃避、人会推卸责任,即便如此人还是会展露笑颜的啊。大家都是这样,为什么要责怪它呢?恶不能被泯灭,但因为它的存在,人才会为了正义前进,我们只能学着去爱不是么?我们承认我们的恶,但也只能接受,因为我们都不希望成为差劲的人。杰基尔君,生而为人,难道不想好好的活下去么?”

安静而潮湿的空间,唯有雨在嚎啕大哭着,拍打着玻璃。湿润的空气卷着泥土的气息混入房间,杰基尔的指尖颤抖着,手里的裁纸刀随之滑落到地上。

“如果海德君是你的一部分的话,你一定会征服他的。”我松开环住他的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杰基尔苍白的脸上恢复了些许血色,他递给我一个为难的笑容。“你为何不试着去接受呢?”



03

怎样去接受那个名为海德的自己?

杰基尔知道,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宛如俄罗斯轮盘的赌博,而他自己是那最值钱的筹码。一切都在他饮下那药剂的那一刹,他做出了觉悟。他放手一搏,不畏筹码轮空,也知道终有一天会想起扣起扳机的声音。

轮盘的指针吱呀吱呀的转动,杰基尔不知道照拂他的是不是普鲁托。他的心脏,他的血液都在鼓动,连着另一个自己。

——杰基尔君,生而为人,难道不想好好活下去么?

杰基尔恍然醒来,杰基尔开始对自己试图自杀的行为与想法感到有些惭愧。

我为什么就是想不通呢?我偏执的究竟是什么呢?

——那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

那是藤丸立香的声音,眼前能浮现出他的笑容。他晶亮的蓝色眸子里仿佛映着碧海蓝天,那又带着些柔情的眼神深深的扣住了杰基尔的心。他听的恍恍惚惚,那声音就像罗蕾莱之歌,牵引着他的魂魄。不知是相处过久日久生情的原因还是作为平日室友积累的感情,亦或是两人身上相似的正义感,杰基尔觉得自己被他救赎了。为了他而活下去,如他所说。

杰基尔站在倒映着火红的天空与层层云彩的水面上,抬眼望去,云彩在晚霞的勾勒下变成焦糖的颜色,橙子奶油的颜色,像是游乐园里买的彩色棉花糖。火烧云的颜色透过他黑框的眼镜照在他的瞳孔里,那温度灼烧着他的双眼,让他觉得有莫名的酸涩感,低头向下看。那红的像火的眸子映在水面,杰基尔心里猛的一跳,却拼命沉住气。

水面由他的双脚为中心掀起一圈圈涟漪,稍稍模糊了倒映着的人像,那个与他完全相反的人像。杰基尔蹲下了,他拿手小心的触碰水面,指尖生怕受到那温度的灼烧一样,轻轻一点,水波在他指尖周围画起圆圈。此时的水面仍保持着原本倒映出来的人像,没有随着杰基尔的动作而有所改变。

“海德。”杰基尔轻声道,如所有绅士一般把手抚在胸口,表示礼貌的端庄与敬意。他的声音是如此的柔软,却要震慑水面倒映着的人。

“我终于理解了,人性的一切都是可爱的存在。就像世间万物是需要平衡的一样,我们也是如此,你我的灵魂共存,都是亨利·杰基尔不能缺少的一部分。我想的太过理想了,全部的善未免有些失真,就像永远不能平衡的天平一样。”

“回来吧。”

我要好好活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海德。

杰基尔把整个手心平放在了水面上,他倒映着的影子变得透明,“当然,我不会把我的意志拱手相让,我会征服你。”他沉静的看着水面,那天空已经变成了蓝紫色,人像的红眸也在慢慢褪去,归属回他原本的颜色。水中浮起星星点点的萤火,从他触碰的地方上升,杰基尔的眸子在萤火的蹁跹与水面的映澈下像发着璀璨夺目光芒的祖母绿宝石,他平静的掀起嘴角。



04

杰基尔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子僵硬无比。他似乎睡了很久,记忆与梦境混乱不堪,他觉得自己做的梦太长了。他摸索着到写字台前看了一眼表,已经中午将至,撇到日期才发现这才是第二天,被立香君kiss的第二天。他发觉自己是这么记忆的时候还若无其事,察觉到露了不该有的想法后立刻红着脸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藤丸立香的书包已经带走,床铺已经整理好了,他大概已经去上课了。杰基尔也准备动身。

当杰基尔在上课时他发现,有一个小纸条莫名其妙的被叠成四折被夹在他的课本里,上面用工整的字迹写着一串英文:

"You are the conqueror."

——你就是征服者……么?

杰基尔差点在课堂里公然笑出声来,他自认为自己定性还是很好的。“我可不是什么征服王。”杰基尔暗自想,他的笔尖在笔记本上滑动,把那张纸条小心的放入笔袋里,将它抄写在笔记本上。此时的杰基尔似乎能听到立香拨弦婉转般清澈的声音。

——生而为人,或许我很荣幸。

在黑与白、昼与夜、善与恶之间轮转而混沌不堪的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End.

评论-7 热度-73

评论(7)

热度(73)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