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原创】破晓时分 第一章(中)

02


客套话与笑容会让人感到真诚么?希尔维娅认为不会。

听起来懂事的话语真的是善意的么?希尔维娅认为不是。

希尔维娅熟练的把热水对入茶杯,冲开松散干燥的茶叶,合上茶罐。如同在王城一样,运作的十分自如,毫不生涩。

“那个……麻烦希尔维娅小姐什么的太不礼貌了。”艾丽莎慌张的说着站起来想帮忙,却被雷因王子一把拉住。雷因指了指希尔维娅的身影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她怎么看都不像是需要帮忙的人吧。这种时候就不要插手啦,艾丽莎小姐。”

“是……”

希尔维娅端着茶壶摆到茶几上,细心的俯身为每个人倒茶。接着自己在雷因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轻吹着红茶,一言不发,眼神却时不时扫过艾丽莎。胆怯又弱小的样子,僵硬的笑容,蹩脚的敬语,希尔维娅无法一一评价她的教养与举止的不妥,也没有那个闲工夫,只是那娇小的女子总是露着不安。自己吓到她了没错,希尔维娅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对方毕竟还是个普通的贵族女子,没多少防备与经历自然会觉得害怕。这个女孩子,如所有人一样,想把自己装饰包裹的华丽又美好,可同时却破绽百出。到头来,笑容与敬语就是世界虚伪的最后防线。

——我自己不也是同所有人一样。

希尔维娅轻叹了一口气,她放下茶杯。

艾丽莎捧着茶杯抿了一口,希尔维娅注意到她的眼神投出去放回来又欲言又止的神情,像是有什么话要突破这层伪装的精致的躯壳。

“我是……罗杰子爵妹妹的代替品。”艾丽莎冷不丁的在三人喝茶时来了一句。“子爵他其实十分痛苦,失去了那样多的亲人必定会痛苦。虽然我只是一介贫民,子爵选择我也是因为我的容貌与名字,但是他……他也很痛苦……”艾丽莎抓着的杯子随着她的肩膀微微颤抖,她含着眼泪,死死的盯着红茶杯底。“我真是个白痴。唯一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就是,我还在半信半疑的爱着他,还会被他的温柔所打动。那个对于王子殿下和希尔维娅小姐来讲是敌人的男人,对于我来说……他只有我了。”

希尔维娅看着雷因专注盯着艾丽莎讲话的表情,眸子因吃惊而微微缩紧,他紧紧握着拳头。

“看看我都说了什么啊。”艾丽莎叹了口气,“我要是能替代他死去的妹妹就好了,但是又是为什么他的妹妹……”

雷因手里握着的茶杯与茶托之间突然发出清脆有力的碰撞,杯中的液体在杯子里翻了个跟头,雷因站起了身。

“雷因。”希尔维娅在一瞬之间叫出了他的名字,“你要去哪儿?”

自雷因做过噩梦以来她就有些放心不下,那以后雷因的眼神也一直有些悲伤,也从未找她谈论过任何关于自己的事。就如与子爵对话的时候那样,希尔维娅总是会看到他眉间颦蹙,强透着坚定。

“没什么。”雷因背过身,没人能看到他的脸,冰冷的语气让希尔维娅的心紧紧的收了一下。“我去拿点纸巾,抱歉,有点感冒。”接着生生咳了两下,推开了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那个,艾丽莎小姐,十分抱歉。”希尔维娅起身礼貌又带着歉意的鞠躬,“我想同王子殿下说些事,今天得劳烦您先回了。明日我们打算在镇子里转转,会抽时间再去拜访您。”

艾丽莎被这突兀的请求惊到而微微怔了怔,“没事的,那我今天就先失礼了。”艾丽莎笑了,她投给希尔维娅的眼神中充满了表示理解,就像她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艾丽莎好看的碧眸闪了闪,起身提起裙摆踮着脚尖行礼,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希尔维娅望着她离去,视线落在斜前方的地上,回想着那一瞬被艾丽莎视为同类的笑容。只是不经意流露出来却又挥之不去,希尔维娅把艾丽莎断为有趣的女子,轻轻勾了勾嘴角。

希尔维娅走出房门看见从走廊窗户那边望向窗外的雷因,她没有责备对方的意思,就是轻轻的走上前半开玩笑的来了一句,“殿下您明明不知道哪里有纸巾。”

雷因无奈的叹了口气,朝希尔维娅一笑。

“我理解,没关系的。”希尔维娅靠在窗户旁站着,说话时却并没有看向他。“您的臣下看起来就那么不值得信任么?”希尔维娅问着,语气像是不经意,反到让雷因误以为她是在认真说话。希尔维娅看着脚下,眼睛始终没有转向雷因。

“是我太任性了,抱歉。”雷因瞥了一眼身旁的希尔维娅。

“是啊。剩下的话就回房间说吧。”希尔维娅向前走去,伸手拉开房门。她静静的等着雷因走进才缓缓合上大门。

“您太无礼了,下次请务必收敛一点。”希尔维娅进门的第一句话便是这样。看见雷因垂下了头,流露出一些失望的神情,希尔维娅加了一句,“您一定有话想跟我说吧?”

“……”雷因只是看看她,“你也不是同我一样,被迫要露出那样的表情不是么?”

那样,明确的指她的笑容,指她对敌人出手时的表情。

“殿下……”

“你不也不想做出这种事么?”这句话直击希尔维娅的心坎,他的话语轻浮的如水面突出的水泡,隔着耳膜一点点渗进血液里,希尔维娅觉得身体的中心有些不定,却又不得动弹如被禁锢了四肢一般。希尔维娅迟疑了,沉默了。

——要扪心自问的话,这种事我肯定不想。

希尔维娅却一时间憋住了答案,她始终没有看向雷因,两人陷入沉默。希尔维娅在心里暗自责备自己,但面对雷因,她不知什么叫所谓的坦诚。房间里强大的气压凝住她的心跳,手心攥的紧紧的,她无数次对自己说,“应尽骑士的职责来引导殿下”,但她却欲言又止。压制住她的并非只是责任,还有油然而生的强烈的挫败感,把希尔维娅无数次拉回现实,让她全身扎进冷水里彻头彻尾的醒悟到:自己不过也是那样,是恶劣、虚伪而令人怨恨的角色。

“没有办法。”希尔维娅轻声说着,装作自如,装作轻松。“我可能不公,可能卑鄙,但是如果有人要试图阻止您前进的道路的话,我就有义务排除。”

希尔维娅走向雷因身旁,抬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

“……”希尔维娅的手腕被雷因一把抓住,他开口:“听我说。”他声音低沉,却又不紧不慢,仍紧抓着被希尔维娅放在头上的手。

“悉听尊便。”希尔维娅嘴上这么说,但她看得出,从王子的眼里流露出的并非是什么好的回忆。


03

雷因不由的承认,他不愿提及他的过去。

回忆这种事仿佛像是在拾起否定他身份的刀子,一下下刺向他心房。

几年前的冬日,那时身为第一王子的他也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同国王陛下来到福塔镇实行公务。雷因在父亲与古登贝尔伯爵见面谈话时偷偷听着,每一句话在他当时的心里都是那样的刺耳。据国王陛下的近卫说,古登贝尔伯爵对于当地领民的十分不公,他的治理下人民都成了等级分明的木头人,并杀害了许多无辜的人。当时的雷因不清楚,古登贝尔家对王族是有多大的危害。

雷因仍对政事懵懂,结识了古登贝尔家的小姐,名为爱丽丝·古登贝尔。年少不懂悲欢不知远路难过情关,他们迅速的打成一片,并且无忧无虑的玩耍起来。爱丽丝是第一个能对雷因放下身份的,天真的女孩。

雷因总是在晚上偷偷溜出房间找爱丽丝玩,因为白天他总会被各种礼仪束缚,还被近卫骑士告诫不要多和他们家的孩子打交道。雷因至今仍然后悔,没有从骑士的眼中读出他那含着痛苦与叹息的眼神。

国王与伯爵的交涉时间越长就越如在打仗,国王的话里总是表明绝不让步的态度,而此期间的伯爵却做了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来。

——以第二王子的生命作为代价来完成王家的心愿。

伯爵心中完美的未来蓝图是以绑架王子为由,挟天子而令诸侯,是他手足无措、为了保存自己家族的最后退路。毫无疑问,他失败了,从最初的最初开始。而在他设计的无数计划中,还包括利用他的子嗣,对身在古登贝尔宅邸的王子下手。而这一些苟且偷生的手段在国王陛下眼里看来是那样愚昧无知。

在昏暗的房间,对现状的惨烈感到不安但还是选择相信友谊的雷因仍跑出去见爱丽丝。推开门,他手中拿着的烛台险些掉落。雷因双腿发软,怔怔的看着举着刀尖的女孩。

“连你也……”雷因说不出话来,嗓子眼仿佛被强大的压力堵住,脚跟感觉飘飘然的要沉下去,眼里有些酸涩。

“雷因你……要是不是王子就好了。”女孩的声音哽咽着说出这一句话,就如同举起的匕首需要很大的勇气一样,她也在不断进行着心里斗争,可那时的孩子都认为没什么能胜过家主的命令。

雷因怔了一秒,但心中的某种决意怂恿着他推使着他,让他迫不得已的在这样的关头拿出王子一般的觉悟。他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剑,即便是犹豫着,脸上的眼神显得稚嫩生涩,他还是握紧了剑把它指向爱丽丝。

“是你的父亲这样命令你的么?爱丽丝·古登贝尔。”雷因把后面的姓氏叫的很重,严肃的强调她的身份。雷因见爱丽丝不为所动,他盯着爱丽丝以居高临下的口吻命令道:“我以维斯塔王国第一王子的名义命令你,放下你手中的刀子。”

“……”

“既然如此的话——”

“你,要杀了我么?”女孩释然了一般轻松的说,那种语气却瞬间把雷因拖入万丈深渊,好像在诘责着对他的失望。

——然而又是什么使她失望?

雷因在日后得到了答案,那是对两人所处立场与她想象有所不同的失望。雷因原本以为爱丽丝与自己一样,可是他完完全全的想错了,爱丽丝也同所有人一样,所有与雷因相同而又不同的人一样把自己在王子面前包裹的小心翼翼,在众人吩咐下做着她觉得合理的行为。这张友情的纸片瞬间在雷因心中吹飞湮灭,被褶皱、发黄、腐坏最后化为尘埃。

雷因希望这是最初也是最后一次的失败,但带给他的还有更多。

女孩被王家的军队士兵抓住了,那是雷因与爱丽丝都没有想到的结局。然后不顾爱丽丝的挣扎,雷因的劝告,甩下了福塔镇的高峰,面对万丈高崖,无疑是对那个女孩判了死刑。她那天的哭喊与哀怨至今雷因都无法忘却,如杀死她的是雷因自身一般,在爱丽丝声嘶力竭的挣扎时雷因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

——你要杀了我么?

那无非就等于雷因已经杀死了她,并且用着王子的身份。军队这么做是对的,确实是为了保护王子,确实尽了他们的责任,即便是年幼的雷因也清楚那合情合理。而什么又是不合理的呢?

评论

热度(1)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