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木】Candy Bar ·Impromptu

《Impromtu》*

注意!!
主光木大概是学院paro,设定青梅竹马老夫老妻的日常ww

最后厚脸皮的要一个评论啦∠( ᐛ 」∠)_




光秀把室内鞋脱下从鞋柜里拿出了鞋子,他随意的把脚往宽松的鞋子里踩了踩,围上围巾。光秀今天被欧比和千甩下只剩他一个人回家,他们好像要帮忙社团的采购之类的事情。光秀叹了口气,表示有些无聊。


“光秀?”


听闻有人叫他,光秀抬头一看,看是木木,她似乎刚从教室过来的样子,正准备回家。平时虽说上学和午餐时两人都会同千啊欧比啊白雪啊在一起吃饭,实际上因为年级和社团的原因放学的步调都变得不太一致了。


“今天真少见啊,你会一个人回去。”


“今天嘛,千和欧比有事先走了。”


“是么,寂寞么?”对方开完笑的微微一笑,倒置光秀差点怔了片刻忘记还嘴。“才不会啊喂。”


“今天一起回去么,木木?”光秀往前挪了两步看着对方的反应,木木跟了上去。她没有回话,却跟着光秀的步子走着,光秀不由得觉得这其实完全就是两人独处啊!“那个啊,木木今天要来我家吃饭么?”


眼前金发的少女偏偏头,她的眼睛看着光秀,简单的这样说道:“好呀。我也帮忙。”


其实木木在这么说的时候还思索了一阵,每次说着要帮忙,对会被这个干起活来的勤快利落而且家政力Max的青梅竹马一手包揽,总是会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爽。与其说不爽倒不如说大家在光秀眼里都是弟弟妹妹。


“我们好久不这样放学回去了呢。”光秀小声的感叹么。


木木把视线放向街道旁栽种的花圃上,没有看光秀。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说:“上次还是去年。自从中学时代以来就基本没有过了。”


“但是起码上学的时间还能在一起。”光秀左侧背着单肩书包,右手微微随步伐摆动。他深吸了一口气,嗅嗅冬日夜晚这冰冷的空气,干燥的感觉混入他鼻腔,有些寒意。“当年就我独自一人升上高中的时候可真是寂寞呀。”


“啊,刚才还说一点都不寂寞来着。”


“呃……这个嘛哈哈哈。”光秀揉了揉后脑勺,他下意识的快步走,指尖在摆动之间触碰到了对方凉丝丝的手。他的心口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避开。


光秀看向道路那方的河岸,黑压压的河水潺潺的流动,敲打着石头垒起微微浮在河上的河堤。晚上他都没多怎么注意,夜里的河道这样安静。啊,他转头看了看木木,想起了夏日祭的时候那副场景。他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却还是从制服的口袋里伸出手,由指尖勾起木木的手。


突如其来传递而来的热量使木木疑惑的看了看他,没有出声。光秀于是接着说:“木木的手好凉啊。”光秀说着就把她的手同自己的一起放入早已被自己捂的暖乎乎的口袋里。


“平时你就穿的很少,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光秀口气像极了碎碎叨叨的老妈子,木木瞥了他一眼。


“我又不像光秀你这样老是感冒。”木木说道。


“话是这么说啦……木木也不要着凉了。”光秀在一旁喋喋不休,木木投来了一个有点嫌弃的眼神。


木木看了看他,然后开口,“这样做的话被光秀学长的小粉丝们看见了可不好。”她说这话时还微微勾了勾嘴角。


光秀其实嘛在学校还是相当有名气的,一个是剑道部的主力,二是为人温柔,总之有不少追求他的学妹。然而他的心思好像完全没有放在这上一样,不论谁对他告白都一口回绝,对朋友的说法是不擅长对付女生还有自己并不合适之类的借口,小粉丝也之后成了千和木木调侃他的话。


听罢光秀反而把手抓的更紧了些,他又抽出另一只空在外面的手伸出来揉了揉木木的头。见对方没有表现出特别嫌弃的表情后收手,轻声说道:“被看见了也无所谓。”


木木显然怔了一秒,她缓缓来了一句,“是么?会被她们说「啊,欧比真是可怜」之类的话你也无所谓么?”


“这可不行!绝对不行!”光秀连忙大声抗议道。


旁边传来木木轻快的笑声。


光秀泄气的回给他一个笑容,他仍把木木的手紧紧攥着,像年幼时那样抓着她,他终于考虑到该减轻一些力度了,手稍稍松了松。光秀十分安心的走着,沿着坡道向自己家走去,至于安心的原因……嘛,一是在感叹还好夜晚木木是在他身边,二是他对自己的勇气稍微有了些信心。


到了写着路恩姓氏的房门前,光秀才松开手,而早已被握的暖暖的手凭空抽开,去翻找书包里的钥匙,木木迟疑了一阵。她迅速若无其事的抽开手,但还有些贪恋他的温度。不过,以光秀的那个榆木脑袋其实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木木嘴里就是傻笑着拉开了门,动作诡异的像是个餐厅服务生,哦不如说他好像很适合。


木木拖下外套和鞋子,很熟悉的摆好放在光秀家习惯放的位置,她穿着一双待客用的拖鞋进了客厅。光秀早已经挤上围裙准备忙活起来,木木站起来向他那边走去想帮上点忙,“木……!”谁料到脚下一滑,穿着鞋子在地板上都防不胜防,木木倾了倾身体,就在要掌握好平衡的那一瞬间之前,光秀飞快的放下手里的活一把拉住了她。“木木小心点……刚才买东西用的冰块撒了我还没来的急收拾,没伤着吧?”光秀拖着木木的手一脸担忧。


“谢谢,我没事。”木木正了正身,想用很隐晦的方法来告诉这个死脑筋的青梅竹马,意思叫他赶紧放开抓着她的手。果然,榆木脑袋就是什么都传达不到。“这个程度还不至于摔倒。”


“也是。木木很厉害啊。”


“那我来帮忙收拾一下吧。”木木不耐烦的催促他,他才勉为其难的松开手去卫生间拿抹布来。


“我来吧,木木就歇会儿好了。”光秀立刻蹲下身擦地,几下子就完成了清洁工作,又专心回到他的料理当中。


木木就看着光秀在厨房里摆弄厨具,每次都是这样,说到底都是他自己一手包办,也不得不说他的手艺真的挺好,好像是因为小时候因为茶泡的好喝就激起了这方面的天赋与兴致吧。看着光秀熟练的切菜的样子,木木不禁嘴角上扬。木木捧着光秀刚才端来的茶,坐在沿着灶台而放的四人餐桌旁,稍稍松散的伸了伸腿。吹开红茶散发的热气,她了一口,不用看就知道光秀在里面习惯性的放了果香风味的蜂蜜,木木在心里喃喃了一遍,他就是喜欢甜的。


没过一会儿光秀就把饭菜端了上来,眼里在木木看来是迷之飒爽,她看着光秀那德行,只见他把餐具整齐的摆放在木木面前,伸手做出请的一个手势,“尝尝看吧。”


木木点点头,说完一句“我要开动了”就拿起了筷子,然后她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光秀,他聚精会神的看着木木,投来一种迫切的目光,木木无语的转回头。看来他不等我开口就不去吃呀,木木瞥了光秀一眼。


木木夹起盘中沙拉的青菜,放入嘴中,简单咀嚼后咽下。“你在不过来的话我就不给你留了。”


“嗯,嗯。怎么样?”光秀这才拉开椅子与木木面对面坐着。


“能怎么样?”木木抬头看看光秀,继续夹菜。


“能怎么样是怎么样?”光秀的视线刺眼的不禁让木木皱了皱眉头。


这个人的想法实在太好猜了。木木暗自想。


木木叹了口气,“好吃。”


然后对方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之后带着笑意看这木木说,“木木这么坦率真是难得。”


木木从桌子底下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Impromptu: 即兴曲 浪漫时期的一种音乐类型。是一种主要为钢琴而谱的短曲,具有即兴感,但并不是现场即兴演奏的。标题意为轻快自如的样子。


TBC?
下一篇十分想写光秀邀请木木去夏日祭所以埋了个伏笔x
学院就是什么梗用起来都是很好玩xx
文中光秀厨艺、喜欢甜食和十分受人欢迎都是据原作写的x


评论(3)

热度(6)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