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原创】破晓时分。序章

#第三次修改
#记叙风格有参考
#关于骑士少女的恋爱物语

食用愉快。

《破晓时分》1.0

序章 如果给我一个时间


/手札/ 国历1087年12月6日 希尔维娅·卡勒


今日难能有时间提起笔自己对自己唏嘘一阵,怎样来说,于今年发生的事情都是维斯塔王国足以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我利用闲暇之际,稍稍对此记录,其中也饱含着个人性的评论与简介,自言自语。

说道大事情之一,再有一日就将是第一王子雷因·威尔斯殿下的加冕仪式了。就连常年辅佐殿下的我也不得不感叹光阴如梭,自从我站在他身边以来已经有五年,被他邀请作为骑士已有十个年头了。回忆起最初的殿下,那时的他与现在既是一样又略显不同。殿下的勇气与智慧,包括剑术都在五年的时间里有所长进,如果真能把记忆原封不动的对比一定能看到他突飞猛进如雨后新芽一般的成长。自然,我希望自己也是如此,能够站在殿下身边——直至今天都倍感荣幸,也想一直作为他的力量。

我走在王城的庭院里,正是夜深无人之际,殿下也暂时无需我的陪同,在骑士团长的身边处理身为王子的最后的一笔公务。雷因殿下难得带着点纪念性的放了我一个短暂却又可贵的假。路灯照亮了花坛旁修剪有条而又开的旺盛的勿忘我,那片晶莹的蓝色花海中小巧紧致的花朵相依相偎,使那花瓣随着夜风轻轻摇曳。这样的夜晚也在记忆的轮廓的似曾相识,引得我追忆过去。我含着笑意,移步至花坛边的亭子处,慢慢坐下,借着月光与灯光摊开纸笔如现在一样缓缓书写我的回忆。深吸一口气,觉得维斯塔王国的夜空从未如此平静,就如同它的空气从未如此清甜一样。

这样的夜晚与十年前的夜晚一样,我坐在远离城堡华灯的庭院里端着从晚宴里拿来的鸡尾酒看向天空,凝视利利塔尔城的夜空与那星星点点的繁星。身为次女的自己难能有机会出席王家的晚宴,我也深知自己这次出席比会彻头彻尾的循序祖父的意志。其实完美的笑脸与令人叹服又谨慎的言辞我在任何场合都能如姐姐那样把它化为自己的一部分了,但一旦进入那令人感到压抑以及酒精气味浓重的场地我总是忍不住颦蹙,见惯也不习惯。我是难得找出的间隙乘机从宴会大厅里溜出来,想独自一人敷衍过事后赶紧离开,没想到也有同样想法的人并与他相见。我坐在亭子里呷一口杯中的酒,酒精多少刺激到的味蕾并不能尝出饮品是出于王家的那般名贵,我自己也并非是能欣赏其美的人,只是出于形式。我看着杯中的液体,晃晃酒杯,在一抬头便见到了一个身着着锦缎绫罗制成的西装礼服的大家公子。我起身用手搭在裙摆上,靠近那个正专注的看着花圃里花朵盛开的贵公子打招呼,凑近看究竟是谁。那人注意到我的视线,回身看向我,我才得以清晰的看到他的面孔——那清秀容貌,拥有同国王陛下一样乌黑秀发,那如一潭湖水般清澈的眸子。我认不出来他那就太奇怪了。

“夜安,第一王子雷因·威尔斯殿下。”对方大概因为我突然的直呼其名而感到有些惊讶,这也是我第一次参见王子殿下,礼仪课学好的一系列动作比大脑的反应迟了一秒。我没有提起裙摆如大小姐们喜欢做的那样后点一下脚尖微微屈膝偏头行礼,而是按着裙摆俯下身鞠躬,饱含敬意又略有遗憾——本来想以一介骑士的身份见到他的。

“阁下是卡勒家的……”殿下打量我,大概我擅自的行为举止让他感到无数不解,也不怪他记不起我的名字。

“与您是初次见面,这里是希尔维娅·卡勒。姐姐大人蒙受您关注了。”我报出自己的姓名,习惯性的说起姐姐,因为这个姓氏大多被知晓的名字也只有姐姐维多利亚与祖父埃德温了。当时的我总会过于纠结于姓氏以及家庭地位,但如今这些种种也随着时间的迁移被冲淡了。我也从未想去责怪过曾把我和姐姐当做他立足于政坛的媒介的祖父。

“这个时间了,阁下不用出席于宴会么?”他问。

我笑了,自我认为那大多是敷衍了事的强笑,接着低下头。“在下不擅长应付晚宴。”我早有他会嘲笑我愚昧的准备,没想到那湛蓝的眸子一经四目相对,他眼里充分的表达出他与我持有极其相同的看法。

殿下微微叹了口气,将实现移回那些花朵,同样富有温润色调的蓝映入我的视野,他稍稍勾了勾嘴角。“我也不擅长晚宴。”殿下如是说,加深了的笑容仿佛找到了同伴一般。“我讨厌那种感觉。”

没错,我都可以一一举出例子,喧嚣的人群与嘈杂的管弦乐器一同奏鸣,人们无不系着领结踩着节拍披着似讨好又似伪善的笑脸,酒精的气味中同时也混杂着烟草刺鼻的气味,让人难以平静下来。还是需要稍许节制,我轻声开口:“那我们两方都需要稍作忍耐了。不过讨厌这种感觉在下也一样。”

“难能遇到能理解我的人,阁下不妨与我共进一杯?”他举起刚才一直背在身后端着酒杯的左手,掀起了嘴角,他时不时在灯光下闪的晶亮的眼瞳实在澄澈深邃如同宝石般闪耀,把人吸入那眼底。

我当然点了头,再一次俯身鞠躬,答道:“不胜荣幸。”

见到王子,我其实不愿多言,曾想过他也无非与大人教会我们的那样装着天真的样子勾起嘴角,让人怜爱称富有童贞。我把视线轻轻移向他,那王子仍是痴痴的把目光放在那蓝紫色的花圃上。我嗅着夜里花朵树木散发出来的清凉的甜香,混杂着在空气中蒸腾酝酿的酒精味,轻呼了口气。“勿忘我的花朵对殿下您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么?”我开口询问。 殿下看向我时明显怔了怔,接着掩饰着什么的样子笑了起来。

“说来真是惭愧。”他理了理礼服的领子,顺带抚平衣角的褶皱,“阁下知道勿忘我的故事么?”

我因这唐突的疑问顿了顿,不理解殿下的用意。他可能是看见我疑惑的眼神,笑了。“阁下不用往深想,我本无那个意思。”

“失礼了。”我忙给他一个道歉,接着说道,“殿下想说的是关于上帝赋予花朵名字的故事么?”

王子殿下点了点头,月光把亭子照亮,那银白的光撒在他的黑发上,眸子里与那盛满鸡尾酒的水晶酒杯里。他宛如水晶玻璃框里的精致珠宝,深得人心却又有一些难以让人接近。他所寻思的,是普通的人触及不到的事情。殿下笑了,他掀起嘴角时那湛蓝的眸子宛如一潭漾起波澜的湖水,温柔又带着自嘲。现在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王子的品性与贵族不同。

殿下说的故事我自然有所耳闻,年幼时曾在家里被曾是药师的母亲教导过不少。家里的院子里也曾种过名为勿忘我的花朵,闲暇时间母亲还会采下几片花瓣晒干制成茶叶与果干在下午茶时间交给佣人冲泡。往往参与活动的人只有父母和我,似乎我们家向来就是一家三口一样,相对悠哉的在满是应酬课程的生活中有所解脱。不过,姐姐和祖父永远都在工作。母亲擅长讲故事,她说起勿忘我的时候一边摩挲着花瓣一边露出只属于她的无比温柔的笑容,她说道:“当上帝给所有的花朵命名完成的时候,一朵没有被命名的小花叫道:「哦,我的上帝,请不要忘记我!」上帝看着它思索了一阵子回答:「这就是你的名字。」”

我看向那小巧如繁星般生长的花朵,殿下轻轻笑了。“像我这样爱逃避的王子也不知道会被国人怎么评价。现在正处于对王子这个身份的反抗期。”殿下说的很平淡,我也不知为何他对自己的观点能阐述的如此直白。“很犹豫。就如同那渺小的花朵一般,我不能确定我能够被上帝眷顾,当然我本不该奢求。我会想,我能否创造出并延续父王的奇迹呢?我——”他摊开掌心,微微攥紧有松开,那样子是踌躇不前,其实是他这个年龄理所应当的反应。就连同龄的我也一样。我们被太早教会一切,太早面对一切,太早失去了十二三岁出头的孩子的模样。他的视线落在浅黄色鸡尾酒杯中浮沉的冰块上,漂浮不定,终将融化于液体之中。他深吸了一口气,“我能否创造历史?”

母亲的指腹拂过勿忘我的根茎,轻轻折断。她含着笑意俯下身轻轻抚摸我的头,说道:“政治家也会创造历史,如同花儿被赋予名字。即便是芸芸众生也好,站在王国的顶端也好,每个人的存在都像这一朵朵花儿,早已深深的刻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上。执笔尽收史册,就是祖父与父亲,甚至还有姐姐的任务。”母亲说了他们的独特,每个人的独特,以及,被给予生命的意义。

“殿下从那一点出发就好了,以自己的方式把「想做」变成「达成」。到那时的历史,一定是殿下创造出来的,不会逊色于国王陛下的历史。平庸也好,如那花儿一样,历史会说明一切。”我带着鼓励的笑意,把酒杯递给殿下。

殿下凝视我许久,才又似释然的松开攥紧的手,露出稍许轻松的微笑。“谢谢你。”

殿下缓缓放下杯子,如同所有有教养的贵族们一样,不紧不慢也很从容。他突兀的伸出手,用食指的指尖划过空气,朝我微微一笑。我怔了一怔——他很快的记住了,那是我的名字。殿下一贯拥有优秀的记忆能力,他能把臣下的名字挨个一字不漏的叫出来,到现在大家都称难以置信,但确实如此,不为过。

“我记得阁下的名字在南方民族的语言里是「森林」的意思吧?真是一个好名字。”接着他又在嘴里轻声呢喃了一遍,毫不形式化,单纯的赞赏。

“是您知识丰富,在下自己其实并不知道名字的含义呢。”

“哈哈。”他接着又端起酒杯,鸡尾酒只剩下一个底了。“我也不知道我名字的含义。”

“名字应是被赋予的。对每个人来说,殿下的名字一定有着不同的含义。所以——”我再一次把酒杯向他举过,换来他轻轻的一碰,玻璃间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保持它原原本本纯粹的样子就好了。”

殿下凝视了我片刻,将杯中的残液一饮而尽,“希尔维娅阁下真是厉害呢。还是剑士小姐?”

“是…”

“阁下喜欢剑么?”

我起身,向亭子外走出两步,再回头。我不知道当初我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连嘴角完美的弧度都掩饰不了的那般不堪,面对王子却暗示自己要变得坦诚,落魄的向他苦笑。“我挥舞的不是我的剑。只是名为「剑」的形式而已。”

“为什么这么说……?”殿下盯着我,无比认真的想知道内容。我看了他片刻,沉下心,尽量努力把我的心情传递给他。

“我的剑不是我想要的,是生来被强加上去的;我的剑不是我喜欢的,是曾经一度想连我一同伤害的;我的剑不是人可以信任的,是摧残与黑暗的罪恶的化身。从来没有什么守护可言,如同我的力量一样,什么也保护不了谁也救不了。只是一味的追寻……家族的愿望罢了。”年少的我出口的那句话大概是面对王子来讲最为肆意妄为的了吧,本来不该对对方透露一丁点心声把自己包裹好的。我违背了祖父的意志,也是今天的我之所以仍然站在殿下身边的原因。祖父教导我,永远要给王家看你的好处,显得永远那样完美。而被他培育的最为完美的人偶——姐姐总是能应得他的心愿,把他的愿望完成的淋漓尽致。我说出了实话,但那是因为对方是殿下,那个让人轻易对他敞开心扉的殿下。

我看他,他的神情果然有些茫然,但分明听得出的我诉苦。他转瞬间又笑了,“阁下是个很优秀的人啊,正因为如此才会追求意义所在。那么——”他起身走到我面前,扶着左肩身子微微一欠,左手轻轻一转,托起了我的手。“让我来将阁下的剑赋予意义。成为我的骑士吧,希尔维娅·卡勒。”他微笑着,似乎从始至终都那样的温柔,连我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

“这样突然,殿下您不会介意骑士是女性么?”我对着他半开玩笑的说,眼睛已经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了,他的光芒耀眼,胜过这夜晚的月亮。

“我认为阁下是值得信任的人。另外我想让您见证我的历史,毕竟这是教与我的重要的东西。”

“那么请让我,与您同行。”我握紧了他的手,心中漾起一阵暖流。

我在这里收笔,关于殿下与我相识的过去也就到此为止了。我们互相,能够堪称默契的行事着对方给予的愿望,这也能算是一种缘分吧。如今我的剑仍会为了殿下,甚至殿下的国家而挥舞,为了保护殿下重要的一切。而将来的殿下一定会继续谱写毫不逊色于先王的历史。有的时候仍会有一些私心,想要保护殿下到底,而未来的路还长,希望殿下能称心如愿,我也不必太过担心了。

我提起剑起身,合上了本子,以特殊的方法记录下来。大概这样也会成为历史吧。我再一次看向勿忘我的花圃,那一片蓝色的海洋充满了芬芳,与夜晚十分相称。我合上眼静静想,如果给我一个时间,我一定会无数次的坚定不移的选择站在殿下身边。哦对了,从明天起就要改口叫“我亲爱的陛下”了。

此章Fin

评论

热度(1)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