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夜 随笔2016.12.04

幻夜 2016.12.04

很久没拼命的啃文了,还好借前阵子请假在家的时间把屯了半年的书拿出来看看。近期疯狂的搜集日本作家的书,也可能是受了文豪野犬的影响,上一本是芥芥的《罗生门》,下面还想看看太宰的东西。不过这次话题有点绕远啦,我应该说的是东野佳吾。

大概看完白夜行都是两年前的事啦,看书架上一直放着的大天王套装才注意到原来我还买过着样一本书,是白夜行的姊妹篇。前面看过的还有嫌疑人x的现身以及解忧杂货店,那位先生的作品让我彻头彻尾的让那书中的文字渗透到心里。最开始我还是囫囵吞枣的阅读,因为并不懂书中描述的爱,迫切的翻向尾页。于是,在知道水原雅也的死亡下我继续探寻关于那个与雪穗分外相似的美冬的故事。读完之后是空虚的,深呼气才能平复相较复杂的心,但其实面对结局我冷静的出奇。

我开始渐渐不懂爱的真谛。

渐渐明白人为了爱什么都做得出。

有时候你把心交出去的那一刻你就死了。

那是十分残酷却又似言之有理的故事。一个为了爱,一个为了自己。一个凄美,一个丑恶。逐渐化成了名为“爱”的子弹,莽撞而又迷茫像飞一般前行,撞上的任何一处都是致命伤。主人公从遇见她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灵魂挟制着他的躯体全部为了那个人而活着。那个连呼吸都需要残喘的世界我是畏惧的,压抑到无法喘息,几度陷入昏迷,而自己的眼前只有那一束光。而光终究只会是光,光的出现也象征着它的消亡,最终只会阻止在去往天国的阶梯上前进的人,把他推下地狱。

小时候以为会有一个爱的人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两人都会顺理成章的在一起。我大概从来都不能理解这个词。我不曾有过恋爱,但看着同龄人分分合合不透悲伤,不会因为那一个人而毁了他或她自己的人生。第二天仍是笑着,也会另外寻找追逐自己的憧憬,那也终将是憧憬吧,想我也曾有过的仰慕的人那样。他们笑着说各种煽情的话,但是没有人会做到撑起对方世界那根脊梁,终究我想,那样的不会是爱。不会理所当然,不如说是坎坷万分,众多人之中难能出现。要问我憧憬么,我也不清楚。

真是悲伤啊。故事越是吸引人,背后就越有能够刺穿你的刀子。孤独世界里透过来的,对你来说便是救世主的那一片光芒在你踏出你的天地后你才能彻头彻尾的理解——既然有如此的闪耀,如此的光芒,她不必当你唯一的光芒。

“我们不可以痴心妄想走着白天的道路,我们只能走夜晚的道路,即使周围象白昼一样明亮,也只是幻夜。”

2016-12-04随笔
热度-1

评论

热度(1)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