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练笔】乌托邦的极夜

#负能量有,十分高能
#其实是纯属想堆来发泄,大概会写系列
#码后搬系列

α之章·世界厌弃者
1.
夜色降临的城市仍灯火通明,繁华与喧嚣难得一处寂静。沁语拉紧了窗帘,她透过缝隙瞥了一眼,明暗渐变的天空一半是夕阳一半是月亮。用眼睛记住了这份景色后,陷入房间的黑暗中。今天她累了,被世界折磨了一天。

黑暗如贪食的巨兽般占据了整个空间,借着窗帘的微光她摸索着桌子的边沿,拉开抽屉。银亮来自于冷气的寒光,她抓住了刀柄。嘴角颤抖,握着刀的双手也颤抖——这是她第346次尝试。在手腕上蔓延出暗红的血液后又被她强烈的按住,生的欲望会在此时极其强大。她总是留恋过多,会想起“要是没有我”的结局。

第346次的自杀式尝试以失败告终,在伸手难以见五指的黑暗中滴淌着血液。疼痛有时是种奢望,至少对她来说。 思绪一片混乱,黑暗中盛满泪水的眼眶与合上双眼并无区别,她期望梦魇将她吞灭。

——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不需要我的存在。

脑海里强烈的回应着“是的”,她从出生以来就是被世界抛弃的存在。今天,她曾把刀剑对准明天,但在刀剑划破黑暗之际,迎来了光明。她辗转反侧,蜷缩在床的一角。孤单与黑暗贪婪的啃食着她残缺不齐的心脏,精神上她早已无力挣扎。就像小时候的童话书一般,怪物的身影一个接一个在她窗前飘过,她缩起身子无力抵抗。但她无法与书里的人物一样,证实它们的不存在。

在渴望被吞灭的同时也在祈求着生命,她是个无神论者,却在绝望之际念出让人寒噤的祷告。闭紧了双眼,不论阿弥陀佛、真主安拉与阿门都在她嘴边呢喃着。摸着胸口的十字架,攥着手里的金刚结,绝望的泪水溶于血液,绽开的鲜红花朵也被怪物吞噬。其实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被世界抛弃这一点。

有着嘹亮的歌声却唱不出来,有着自己的见解却不被接受,悲痛绝望的脸庞被笑容掩藏,不可揭示的虚假伪装。想要尖叫想要出逃想要将自己撕裂。她已经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自己的心出现了裂痕。选择性的忘却一切,又在挺痛苦时刻回忆起来,上帝不给她死掉的机会。

她哪怕念遍了全世界的经文与祷告,信奉着所有无谓的信仰,上帝仍对她爱理不理。她永远也得不到救赎。她对这世界的恨意不知从何时开始,但她却知道这世界给她的人生,不过只做好了让她归于大地的准备。习惯于晴天霹雳的她开始不对任何事物有所期待,并咬牙切齿的在心里暗骂。

就像那白昼与黑夜的交界一般,孤独的女孩,站在天国与地狱的交界。她自作多情的认为,上帝会把她推入地狱,像对犯下大罪的死者执行第二场死刑。

“陷入梦境吧,陷入妄想。”

“去你会找到爱恋的世界。”

美梦在上帝的耳语下开启,这却是使她永远无法脱离梦境的魔咒。往往是被当成傻瓜看了的人类才会成就于此。

2016-11-09随笔
热度-4

评论

热度(4)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