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茶。(自家儿女堆)

#就是堆个文堆个脑洞
蛮久前写的了,大概是暑假,发lof上存个档好了xx

雷因·威尔斯从没想过自己的近卫骑士会是女孩子,虽然他记得五年前的约定,但也没想到希尔维娅·卡勒真的会是一个剑士中的佼佼者。现在两人一起生活,在言语上脱离了敬语的同时雷因还是暗暗留意着那个小姐。

雷因说起希尔维娅的生活究竟是怎样他也不是很清楚,像是大早上就起来晨练,然后叫醒自己再趁自己进餐时忙活各种政务试图为自己分担。希尔维娅总是默不作声,有时会趁气氛轻松时开个小玩笑,脸上总挂着浅浅的笑容。但她也不容小觑,对于各类报告总能出口就成篇,她的心似乎坚不可摧。雷因唯一知道的大概就是那家伙很喜欢喝茶。

她总会从卧室里端来飘满香气的茶品,每天的口味都会有些变化。清淡又沁人心脾的香气让他觉得安心,那个人也总会歪头露出笑容,如茶的香味那般清淡的浅笑,却似乎有着温暖人心的力量。

希尔维娅在办公桌前坐下,把整理好的文件翻开,拿起钢笔在上面圈圈点点。桌边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蒸发的白雾蒸腾在空中翻滚扩散。清香挥着不去,透过每一个饱满的水分子释放着最大限度的香味。她留下了昏暗的灯光,为了让雷因不受影响。

看来她又要熬夜了啊。雷因想。

雷因就坐在她旁边,清闲的端起茶杯,嘴唇先是贴上杯沿。眼前的白色的雾气氤氲,交织这丝丝甜味,在空气中缱绻缠绵。顺着鼻腔就能灌入肺腑的香气温暖而又淡雅,他顺势啜了一口。最开始入口是满载的红茶香味,可在嘴里周旋一圈后变得酸酸的,在嘴里残留的是茶叶的苦涩感。说实话他这不是第一次尝试不添加任何混合物的红茶,每当被它散发出的让人颠沛流离的味道所吸引都有难以止住身体的欲望。当然,实际尝过后就不一样了,他略有些挑剔的嘴巴不太能接受茶叶的味道。

“您想要些牛奶或砂糖么?”希尔维娅的察觉飞速,放下手里的活,给他从方糖盒与奶罐中加入到他的茶杯里,控制手腕用杯子的倾侧让红茶翻滚至均匀,与刚才不差毫分的放回了雷因原来拜访的位置。“不习惯的话就不必勉强了。”

“谢谢。”

雷因端着茶杯,朝希尔维娅笑笑,对方则是立马全神贯注于工作。昏暗的灯光照在她栗色的长发上,照进酒红的眸子里,映出的橙黄色光辉显得温暖。希尔维娅对自己的事绝口不提,反倒是单方面的越来越了解雷因自己,这让他有些火大。她轻轻的抬起茶杯,另一只手拖着杯盘,近乎于优雅的抿了一小口,一边放下茶具,提起笔再一次勾画圈点。总是这样,希尔维娅永远在第一时间清楚的知道他想要什么,温柔贴心的过分,残留下来的没有任何浓郁的感情。雷因不懂她这个人,同时有些好奇,他把脸埋在杯子里,嗅着中和了牛奶砂糖后红茶的香味。透明的红褐色变成了淡棕色,入口的柔润丝滑令人舒畅,淡淡的甜味让雷因容易接受,混合着浓厚的奶香。他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液体,舒畅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希尔维娅歪歪头,注意到他的举动,再又认真的说,“在公共场合会很失礼哦,雷因殿下。”

“我知道啊,没什么。”雷因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就这点来讲也很让他火大。

“那,殿下早点睡吧?”希尔维娅停下手里的活,端起他喝光的茶杯,“我还有一会儿就好了。”

“晚安。”


《《《。

“雷因殿下,起床了。”

模糊的声音中相当清楚的知道那个声音不属于自己的骑士,雷因在枕头下摸索了一阵,握紧了他的佩剑。他需要时间清醒一下,让模糊的双眼适应阳光的光线。当对方再一次叫起自己的名字时他才猛的从床上跳起来,剑锋指着对方的喉咙。

“啊呀,殿下的剑术有长进呢。”

那是骑士团长,克里斯。雷因稍稍勾了勾嘴角,把剑插回腰间。

“所以,今天卡勒卿有事吗?”

“是的,被本家传唤回去了。我来代替她辅佐您。”克里斯有风度的欠身,给雷因系上披风,今天一整天都要跟他相处。

用过早餐后就进入工作状态,雷因久违的拘束起来,不好意思在工作上有丝懈怠。他几乎没什么闲暇时间去探知骑士团长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只是看着文案与报告苦苦的想出解决办法的时间一点也不有趣。他几度想试着追求对方的意见,但看着他全神贯注的样子就又欲言又止,不得不觉得糟透了。

克里斯也会泡茶,这近乎是雷因唯一的关注点。他盯着他沏茶的背影想从中寻找到一丝与自己骑士相同的痕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执着。但他似乎是抱有太多希望,本不应该指望第一次以主仆形式相处的人能够了解自己多少。说实话,那个人与希尔维娅相差太大。

总是喝惯了自己侍从的茶的味道在加上挑剔的味蕾,端上来的那刚煮沸的茶水完全不能让人下肚。他捧起来吹着上层的雾气,尽力快点让它的温度降下来。小口一啜,完全不是那种味道,香气上大打折扣。对方也不知雷因的口味,也不问,就是红茶原原本本的样子。雷因却意外的笑起来,仅仅觉得这是一件值得浮现笑意的事而已。

已近薄暮时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熟悉的身影推开门,出于敬意的问好:“克里斯大人,辛苦您了。”

克里斯从原本希尔维娅的位置上起身,向前对两人欠身,道了一句简单的敬语就再不做打扰,关上了门。

“今天跟克里斯大人相处的如何?”希尔维娅站在雷因面前,微笑。雷因不经意的抬头,碰巧瞥见她手上的绷带,皱了皱眉头。希尔维娅见雷因不答,多半是猜到了原因,将手扣在身后。

“那个伤,怎么回事?”雷因刻意放低了声音。

“啊……我的剑术老师是个很严格的人呢,跟他比试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而已。”她说话时还是挂着笑容,让人温暖而又安心。“让殿下担心了……抱歉。”

雷因本想说什么,却被他咽了下去。希尔维娅现在留在他心中的模样似乎就像一杯茶,他不是对其狂热的追求者,爱好者,在热气扑鼻蒸腾时,对方的本质就会显得如此虚幻缥缈。不会开口让你了解它,不会让你知道它的全部,等你将一切吞咽下肚后,不会是苦尽甘来。

她果然是有什么心事,没有以往那样专注的投入于工作,想必是在本家发生什么事了。

“希尔维娅,不介意的话说说吧,你好像很苦恼。”雷因凝视着她,发现她手里的钢笔顿了顿。不出所料,她抬头时给予雷因的表情又是一副温和的笑脸。唯有这次被雷因的眼睛捕捉到的是,那笑容枯萎消逝的瞬间她酒红的眼睛里被染上了阴霾。

“我输了,被训斥了,他不认为我具备保护未来国君的能力,仅此而已。”她说话时显得坦然而平静,似乎心里毫无波动,就是如此坚毅的人。“我家可是姐姐大人至上,反之,我的行为多为错误的。还是很不甘心。”

《《《。

自上次见过希尔维娅那番表情之后雷因才总算摸出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个与茶水味道相当相近的人。希尔维娅唯一一次提到关于自己的事,在此之前他一无所知。希尔维娅把自己摸得很清楚,就如同她清楚的知道每一种茶叶的配料,针对不同的茶叶如何冲泡,每一种茶叶发出的香味便能辨别名字与种类。她似乎不太喜欢在茶水里加糖,似乎品味苦涩就像品味自己本身。

“为什么不喜欢砂糖呢?”雷因曾经这样问。

作为回应,对方只是摇了摇头,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她端来一杯温热的果茶,在里面加上些许方糖。雷因为她的行为感到奇怪,照她做的搅动茶匙。

“如果一杯茶是人本身的话,多余的甜味带来的无非是我和雷因殿下痛恶至极的伪善。”她平静的说完,看着雷因喝下一口。果茶原本就是清甜的,雷因为突如其来的甜腻感感到略有不适,强烈的甜味似乎不是很合他的口味渐渐冷却下来之后的味蕾更加敏感的辨别出甜味,像凉了的糖水一般。不知是怎样一股力量把原本显得平衡的味道瞬间撕裂,雷因瞥了一眼希尔维娅。

对方笑了,雷因的反应在她眼里似乎是意料之中。酒红的眸子直视着雷因,此时此刻看起来是意外的深邃。她稍稍收敛了笑容,但毫不掩饰去透露真心。

“很甜吧,但是这种甜味对我们来说确实必不可少的。但是不需要太过浓郁。”

希尔维娅如她喜爱的茶一般,散发着甜香又易人接近,多数人会在大胆的尝试后尝到一番清甜,试图回味时那发酸的内心也半遮半掩的混入她本身。如果不去尝她会保持这样,永远不会被人知晓的不断邀请人们品尝,反正只是人生的过路客,只要给他们想要的就好,那番甜腻几乎不会有人去回味品尝。雷因多半知道她为何总爱挂着笑脸了,去掩饰自己的苦涩,将别人拥入异常安心的温暖之中,即便是别人陷入苦水她也不会去再做挽留。诱人的芳香向空间个个地方蔓延,那就是刚硬的她全部的防御。她的心不会让任何人闯入,那种无法理解的感觉让雷因不易放下礼貌转为冷淡,却会在冰冷的瞬间被抓住。这种感觉会让雷因觉得突如其来的失落,在毫无察觉之时对方早把自己献给了他。

他无数次在她内心的某处寻找着希尔维娅堪称弱点的地方,可是无数次的自我缓解和愈合能力让他无从下手。像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表面上异常的和谐,雷因就像单方面进攻而希尔维娅执着于防守,这样的结局似乎恒久不变。面对无懈可击的防卫,雷因犹如飞蛾扑火,而对方从不试图阻止,任凭尝试者被苦涩淹没。那种似乎积攒了数年近于腐坏的感觉,让他难以释怀。希尔维娅用笑脸将一切拒之门外,唯有他还算是半个残留在她心中的人物。即便雷因清楚,他不过踏在一片虚无,幻化缥缈的空间,在之中寻找,没有任何意义。

就是这样的人,在他觉得毫无意义的时候,悄悄走进了他的世界。希尔维娅拉拉雷因的衣袖,从身后轻轻的环住他。

清澈而柔和的声音这样说:“雷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献给你。”

——那……你的心呢?

身后的人发出轻笑,绕回他身前,轻轻用纤细的指尖点点他的胸口。“那不是当然的么?”希尔维娅笑了,酒红的眸子里宛如一潭漾起的春水,晶莹透亮。

那笑容,就像要把人溺死在茶杯里,真切温柔的过分。


评论

热度(1)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