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白狼】于你眼中的灼炎

#阴阳师
#蜜汁师徒向??
#欢迎收看私设如山系列主题作品
#设定是博雅收留白狼??假如不是晴明式神。目前主要是年幼时期的白狼x少年博雅,脑洞源于微博太太画的博雅教白狼射箭什么的prpr
#ooc慎点 也请看官大老爷们多多包涵 第一次码游戏同人

《于你眼中的灼炎》

1.

小白狼在和室中醒来,她含糊的意识告诉自己,这不是她所熟悉的地方。对了,她是在深林中妖怪的口中被一个人救下来了,被吓的不轻的白狼已经记不太清具体细节,她还是头一次化形成人来看看人类居住的地方,也是让见识短浅的她认识到了所谓「弱肉强食」道理。白狼是被一个提着弓箭,穿着锦衣华服的少年救下的,在白狼回忆的某处,那个人举起弓箭射穿了妖怪的喉咙,从嘴里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残心。」那个人的声音还回荡在她耳畔,是股坚定而又柔韧有俞的声音,还带着点温和在其中。

她撑着身子从榻榻米上起来,手臂隐隐作痛。其实也不意外,毕竟自己差点葬身于那妖怪手下了。她把视线移向手臂,带着点惊讶的金色眸子微微缩进,她发现伤口早已被人缠上了绷带。自己本来是想稍作停留后赶快出发的,但也因一直赶路的原因充满疲倦,这一觉也算是睡饱了她的精气神。白狼站起身来,轻轻拉开和室的门,门对面就是朝向院子那边的走廊,点着几盏纸灯笼,在青灰色的夜空下闪烁交替。已经入夜,院内充斥着蝉鸣,萤火与来自不知名花儿散发出的清甜气息。白狼穿上木屐,想去好好感谢那个人一番。

她自己在走廊里兜兜转,试着拉开每间和室的门确认那个少年是否还在。可是每间房间都无一例外是空的,白狼也好奇着难不成那个人自己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宅邸,就没有什么亲人么?她继续寻步向前,怀抱着好奇心,再而用她敏锐的听觉,她悄悄走进院子里一出看似道场的屋子里。

“嗖——啪”那是弓箭射中靶心的声音。

小白狼把门拉开一条缝,窥探里面发生了什么。也正如她所料,那是救下她的那位少年。他拉弓、引弦的动作堪称完美,想必那是在那人身上重复了上千遍上万遍吧,白狼不由得被他吸引住了,就像上次那样。人类的力量同样也强大到不容小觑,这是在白狼认识那位少年之后明白的。强大的同时,她真正开始认为弓手是一个帅气威风的职业。要是自己能成为那样的人就好了。她暗暗想。

小白狼聚精会神的盯着少年,半晌才发现,那少年把弓箭指向了自己。她慌乱的想要逃跑,在脑海一阵思索后还是定住了脚步。「抱歉……我不是有意要看您练习的……」

少年闻声,怔了怔,看着鼓起勇气推门进来的白狼。那个约摸十二三岁才刚到自己胸口以下的白狼小姑娘连连道歉,他收起了手中的箭。「你醒了?伤口还好么?」

「嗯嗯,拖您的福,没什么大碍了。」小白狼懂事而又礼貌的鞠了一躬。「请问阁下您的名字是?」

「源博雅。」

「博雅大人,真的很感谢您救了我。」

白狼也不知道从哪本书里听闻过这个姓氏,也曾听过族人讨论。毕竟「源」氏,那是由皇帝陛下授给为其子嗣的臣子的姓氏,源博雅一定也是那大家族中的一个大少爷或什么的吧,也难怪他家的宅邸这样的大。就他一人么?她不禁再次冒出疑问。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痊愈后就回你族人那里吧,出入森林还是很危险的。」他再一次打量了那只白狼一番,看来那是个化形之后的狼,这么小就能达成化形还真是意外,一定是他们一族里富有天赋的孩子吧。

小白狼在木质的地板上坐下,她望着暮色之下的月亮,即便是还小但也如同所有游子一样想起了家乡与族人。但是回到那里她现在还不想。她是几经反对仍偷溜出村子的,对于那个族长爷爷的碎碎叨叨她也表现的十分不屑,不过族里的人倒是没有真正去练习弓道的呢。狼族基本是以天性来谋生,与生俱来健壮的身子与感官让他们安然自得的活着,不借助外界的力量,仅仅凭自己只身一人。小白狼着实是被吸引了,那飞射出的箭像被赋予翅膀的鸟儿被射向弓手所想的地方,仿佛触及到了没翅膀的生物所想要的飞翔。小白狼与大多同辈的族人不同,也之所以有着这点向往新鲜事物摆脱传统的念头才让她走出了族人的村落。她执意想拥有这双无形的翅膀,想效仿着那个人一样变得更强。

「那个……」白狼小声的说,她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与力量让自己产生这样的念头。「我想,像博雅大人一样学习弓道!」

「啊?」博雅怔了怔,他俯下身子揉揉白狼的头「你是不是睡迷糊了?」他眯起眼看她,但那金色眸子里的那股不知何处来的冲动仍未消减,转而换了神色。「我劝你还是不要为好。」

小白狼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冷冽吓了一跳,默默的垂下了头。不甘心的心情如潮水充斥着她的大脑,她抬眼看看对方,喉咙发酸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胡乱晃了晃脑袋,「我——」

博雅伸手打住了她,「时间不早了,你先回房间休息吧。」

白狼从博雅的话中明显听出了他的用意,无非就是不要让话题在继续下去,她再一次看了看博雅的眼睛。那抹红光,有一瞬间使本来陌生的那个人在白狼心中更加生畏。白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想换个时机在向他询问,正当她准备离开道场,博雅的一句话叫住了她。

「明明身为狼妖,你为什么想要用武器来得到力量?」

「这个……白狼憧憬您,同时也想摆脱传统的生存法则。」白狼停下脚步,带着点残存的希望看向他。「或许也仅仅只能被称为我一时的任性吧。」

而博雅只是闷哼一声,她不知道其中的用意是不屑还是如何。





《《《。



早上博雅来到白狼房间时,她已经起来了,正跪坐在榻榻米上叠着被褥。博雅没仔细看她,倒是从她的举动中认为她已经打消了留下来的念头,把准备好的餐盘摆在她面前。「之后把盘子放在这儿就好了。」看小白狼默默点了点头,才觉得有些不对。博雅没多言,心里也寻思着是不是昨天说过头了,直到他偶然扫见她眼角边的红肿,这个念头不禁更深化的在他脑海里盘旋。

「想家了?」博雅说出这话后都想打自己,对自己明知故问这种事感到负罪深重。

果不其然,对方摇了摇头。

博雅挠了挠头,他讲真不擅长对付这种小姑娘,到这份上有不好再赶她走,便无奈的拂起和服袖子,轻声叹了口气。「真是头疼……想法都写在脸上了。我知道了,如果你真的想学弓道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看在你决心的份上。」说着想避开视线。

白狼抬头望向博雅,那双金色的眸子又似恢复光亮,一闪一闪的逮了博雅正着。小白狼突然笑了起来,化形的她本身就是个美貌清秀的姑娘,让人看起来十分舒服,博雅嘴角也自然上扬。白狼可打心眼里断定自己敬畏的博雅是个十分温柔的人了,再而在心里发誓要好好学习弓道,不能辜负博雅大人的一片好心。

而博雅在笑起来之后才微微滞住笑容,他对自己的举动和决策感到惊异。仿佛沉睡于身子内许久的某种东西即将被唤醒,他却是真觉得令人头疼。

「我会努力的!!」



TBC.

评论(5)

热度(35)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