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练笔】空想的诗

《《《。不全部属实系列。
语文老师爱诗,爱的是诗中的情,人心的意。老师读诗,如同所有心怀诗意的人一样,悟的是诗中感,明的是人生理。她在课上读着海子的诗篇,诉说着那看似遥远,实则远在天边的故事,滔滔不绝。这样的人,其实我尤为憧憬。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读给自己喜欢的人听,如果能看见老师提起笔写下的诗篇,一定如她本人那样,纯粹又透彻。也想像她那样,闲则出去转转,走访天南海北,支一只帐篷,看看星河灿烂,在田圃在高山在夏日的艳阳下光着双脚感受世界的温暖。就如同所有降临的希望,带我前往明天。

有时间的话自己也多写写吧。写给高山,写给流水,写给飞去飞来的离燕,再写给亲爱的你我他。我常常这么对自己说。我的心里有十万分的美,可我的嘴却不能好好诉说它的珍贵;我的情意有泰山的高,若不好好写下记下,我生怕它被我丢下。时间还长,梦也漫漫,想用我步伐轻缓来感受世界的芬芳。我也不必追逐,就像从前想追着老师的步伐一样,其实应该浪迹天涯。我走自己的路,摘自己种的花,做一个让自己幸福的人,给自己最美的颜色。这大概是我从老师身上知道的全部,其实不必待到春暖花开时,我早已知足。

我曾经真正的试图去给自己构思未来的生活,首先的设想已是早已高中毕业在加国就读大学的只身一人。那样的话,我或许会租一间房子,顺便做着空想家。想要漂亮的木纹桌布,一瓶漂亮的花,可爱的碟子,一柜子精致的茶具,边写着自己的故事,边喝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到时候我就不在埋怨孤独,埋怨语言不通,反倒感叹,“这样的生活幸福有惬意。”

自给自足自是好,哪怕仅仅做个空想家,我做着数年的长梦啊,连写下的文字都变得轻飘飘起来,梦醒的时候啊,忆起如梦的浮生,等到再一次提起笔时,也许我不在会说:“对,就像老师说的那样。”已经没有效仿着她走下去的必要了,就用我的语言,来绘成自己的诗。

评论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