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3随笔

#
又是一年秋,今年的秋天来的太快,仿佛夏天的末梢被着急的秋风卷跑后不愿回来一般。对秋天的印象,无非就是换上了秋衣裤,穿着厚厚的棉外套,在外教老师开着冷气的教室一起哆哆嗦嗦个不停。在秋风中,想起一些华丽的句子也无非是听惯了的v家歌词:「秋风悄/似剪刀/刀刀戳心催人老」也正有一股冷冽可与之拼比。

最讨厌的是在秋冬的体育课上跑步,在下午暖和的时间还好,赶在上午的课程再加上老师魔鬼般的体能训练,秋风的那股透心的冰凉可以直接在跑步时随着呼进去的氧气慎入肺腑。大幅度的喘气,觉得那股凉意都可以冻进胃里。我无数次想抱怨,秋天真是讨厌,手脚冻得发凉无处可塞,学校里这时节的自来水还冰的像刀子一样。而运动过后用那水洗手,红的发烫却仍是冰凉。

往往秋天是最清闲的。我总是早早在前一天背好书,复习着复习着,考试后无忧无虑的看着那些被老师罚抄的起早贪黑的学生们。在外教课上光明正大的作中方课作业,拿着三毛的散文津津有味的在大家对英文卷子着急忙慌时看着。很悠闲,悠闲的容易陷入困倦。

下午在原本的课程上多加半小时的自主学习,秋初的天还黑的不早,而现在放学的时间段已是天色昏暗了。走出教学楼,在楼顶打着的大灯下,即使要抓紧回家也慢慢走着。总是望一眼天,不知浅秋的深夜究竟与我多么亲密,它的色彩让操场看起来湿哒哒的,似乎是即将下雨的那般潮湿。不会的,我明知道不会的,可连空气都如此,混杂着熟悉却陌生的尘埃气味,连人也像是在空气的巨大压力之下被压扁炸开。我伸出手,碰碰这湿漉漉的空气,明知道触不到夜空。天边在暗蓝的天幕之下渐伸着一到泛着橙红的光,那道温和的,与这天气毫不符合的温暖颜色,穿越着划过我眼底的世界,在立林楼房中遮遮掩掩若隐若现。思绪万载随着吹起的一阵风划过滚烫的心口,划过那些有感写下的蹩脚词句,将其揉皱。纵使我有千言万语也不能汇集成句,也不能使偏移的天平扳平对称,那抹光亮中,似乎看到了距其遥远的春色。夜已寂。

「我把秋天白昼之时的空名为奇迹,那就把傍晚的空名为希望吧。」

——如同那道黑暗之中的橙红光芒,即便终要褪去,也会记得来日升起。如同那潘多拉宝盒里,飞出的恶中也终有名为希望的存在。

2016-10-13随笔
热度-2

评论

热度(2)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