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光木】风轻云淡⑵

第一章请戳:http://charlosstarwalk.lofter.com/post/1dc76e38_c8d3a85

这篇西塞梅终于出场了xp
末尾有设定大纲便于观看
#文笔不好吃##人物ooc##加了一堆脑洞和私设#
祝食用愉快。

2.

大巴车在目的地的富森停下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游客基本都散尽了,城堡脚下的街道点起了零星的灯光,但夕阳仍未落下。按理来讲已经是用餐时间,周边的餐厅里提供着晚餐,接待零稀的游客。大多是觉得晚上的天鹅堡没有什么可观之处吧,光秀想得出白天这街道那熙熙攘攘的样子。他拖着拉杆箱,试图逞能帮木木提上行李时被果断的拒绝了,好在对方拒绝了。现在他正拖着狼狈的身子和一个不清醒的大脑在异国他乡,好在有木木在身边,他正跟着她的步伐寻找她所说的一个认识的人的客栈。对方似乎有意留意他的步伐,放慢速度的走着,起初光秀还误以为她的行李很沉,才发觉那是在刻意等他。走几步,总要回过头看看,停留一下,问起他的状况。

“木木真是温柔呢。”只是一个不经意的感慨,光秀发现他说出了心声,他朝木木笑了笑。“抱歉让你费心了。大概就是感冒而已啦……”说着他吸了吸鼻子,下了车之后明显感觉好多了,可身体却还是觉得会有些不自在。但愿只是感冒。

“搭档生病了之后我们的会议怎么办,我可不想替你完成你的部分。”木木也回给他一个笑容,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拖长,温暖的光芒照在她的金发上变成暖和的橙色,光芒与笑容一刹温暖了光秀的内心。天气似乎也没有那么寒冷了。

“唔……”光秀把自己从沉溺木木美貌的心拖回来,打趣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不介意视频聊天哈哈。”

“那么我跟千说说请光秀大老爷回去吧?”木木一脸正经的掏出手机,点开短信的界面,正打算输入就被光秀大老爷嚷着驳回了。“所以好好养病。”木木还不忘加一句。

“所以果然是被我传染了?”光秀在原地笑着,谁料被对方白了一眼后对方拖着箱子就走,行动不太方便的光秀只好认输。

光秀好不容易跟上了木木,她边走边拨弄着手机,光秀上前看了看她的屏幕,结果被人家一手推开。“我在问客栈的具体地址,大概再向前走一点就到了,这个街道蛮小的。”

“这里真美啊,在伦敦呆这么多年还没怎么看过自然风光,这下出来可算能消停一会儿了。”光秀叹了口气,再抬头看着夕阳,那抹红艳几近褪去,天边与蓝紫色的夜空接壤。“这儿的时间过得真缓。”说道这儿时,他还特地斟酌了一下用词,最终在缓慢之间选了缓字。

木木“嗯”了一声,没有接话,但却勾起了嘴角。

再向前走了一小会儿,木木的脚步停在了一间房屋前。那间屋子在周围灯光熄灭后仍亮着明亮的灯光,室外放着阳伞和喷上白漆的木质桌椅,地上铺着印有欢迎光临字样的地毯。光秀断定那就是他们将要留宿的客栈。

木木推开门,镶在门框上方的铜铃响起了欢快的声音,门口站着的人带着微笑似乎在等他们如约而至。“晚上好。木木小姐,还有——”他所讲述的不是光秀一直以为会听到的如天书般的德语,而是他国所说的英语,仿佛耳朵被一阵清洗。西塞梅把视线移向木木身后,光秀感觉到被瞪了一眼,不知所以然。“光秀先生。做一下自我介绍,虽然木木小姐早就与我认识。各位称我西塞梅便是,看也便知我正是经营着这家不起眼小客栈的老板。其实是土生土长的英国人,但14岁后随祖父来的德国。”说着他的视线轻描淡写的掠过四周,这间古朴,由木制家具为主的客栈其实在他意料之外的耐看,西塞梅从未说过,他得意于从祖父手里接管这家旅馆的灯光与在其映澈之下发着温暖亲切光泽的家具。他笑了笑,示意光秀不要站在门外,领两人进了房间。旧式的留声机整播着爵士乐曲,在大堂都能闻到不远处餐厅咖啡机飘来的香气,对于这样与现代感毫不沾边的气氛,没有一个游客不来赞叹一番。

西塞梅可是想把话题切入正题,他开口:“二位今天是有何事,特地从遥远的伦敦跑来富森?木木小姐就那么想见我吗?”他勾了勾嘴角表示调侃。“木木发来的短信真是简短,我其实蛮在意的。”

“公事而已。本来的预定是五天后在慕尼黑与同事碰面,在抵达那里之前还可以到处转转。”木木平淡的盯着西塞梅。“不是我想见西塞梅先生你,我觉得大概你能给个优惠价,顺带给公司报销一下。”

“哎呀,木木还是老样子真是绝情呢。”西塞梅叹了口气,却丝毫未流露出惋惜。

“比起这个,你这里有药么?光秀他好像有点生病。”

“也难怪,光秀先生穿那么少。那么,我先领你们到房间吧。这里有常备的阿司匹林,要是症状事宜的话就先用着吧。”西塞梅看了一眼穿着短衣裤的光秀,在他和木木之间一对比,差点笑出声来。仿佛来自不同的世界。他想这样调侃,但凭他常年工作于旅馆的经验,看过不同客人与情侣,那个名为光秀的人虽然是好开玩笑,但似乎与木木有着微妙的关系,却非恋人,便收敛作罢。“其实今天只有一间房了,木木和我招呼的太晚了我只能勉强留下一间,毕竟这儿无论何时都是旺季呀。那么光秀先生,您是想凑合一下呢还是暂时借住在我的房间?”西塞梅眯起眼睛,他对光秀的反应表示期待,同时也想检验自己长识以来的判断是否正确。

“诶诶诶?!”其实他的反应正如西塞梅所料,出奇的惊讶,“那我还是暂住在西塞梅先生那里好了。”

西塞梅收回起先狐疑的目光,大笑起来,“骗你们的,光秀先生。”他又瞥了一眼还没缓过神来的光秀和对他玩笑不屑一顾的木木,把手伸向大厅旁的走廊,富有绅士风度的欠了欠身。“这边请。”

把行李在房间放置好后西塞梅给他们发了房卡,便说要取药过来。光秀趁此时机便立刻扑倒在了床上。他说不清他到底生了什么病,但在他脑海里最为可靠的答案还是感冒,应该算是重感冒了。平时工作日其实他也在全年无休的工作中私自想过,要是生病领导就能放他一马,放假是多么舒服,但真遇上了几年难逢的感冒时他还是被它所带来的难受劲击退了。大脑似乎有一根神经不断被抻拉着,带着跳跃性的疼痛,喉咙里带着点甜腥味,四肢无力的瘫倒在床上,他本想抱怨一句,却被沙哑堵住了喉咙。

真是失策。他这样想着,却无济于事。

“光秀先生,你还好么?”门外发出房卡刷过后的滴滴声,那是西塞梅把门打开了。“我用万能钥匙进来了哦。”

“给你带了点楼下烧的热水。”那是木木的声音。

光秀含糊的点着头,他觉得自己的意识仿佛像是在被名为疲倦的黑洞吞噬,一点点耗损着他仅有的精力。

“没有什么是一两片阿司匹林解决不了的的哦。”西塞梅说着笑眯眯的晃了晃药盒,来到光秀窗前。

“喂喂服用不妥当的话可是要命的啊。”光秀小声接话。

“连木木小姐都不拦你,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就当是吧。”

光秀不知何时已经吞下了那些药片了,他觉得热水宛如一丝慰藉。便再一次的,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那么——”西塞梅勾了勾嘴角,确认完光秀熟睡以后,轻轻拖起木木的手,“难得美丽的夜晚,木木小姐不妨与我共饮两三杯?”

“不必了。今天我想早些休息,另外真是要喝的话等光秀好转了也叫上他一起吧。”木木回了西塞梅一个微笑,让他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他苦恼的一点是,他不太善于摸索木木·塞兰的内心。

“真是遗憾,德国的啤酒可是上品啊。木木小姐,虽然固执的提起这些,我想你还没有忘记婚约的事情吧?”西塞梅勾着嘴角,指尖轻点桌沿。

“我明明记得我拒绝过。正式的。”在木木的眼神便犀利的那一刹那,西塞梅的笑意更深了。

“真是顽固啊。莫非是——”说到这儿,他没有进一步揭示那个莫非。他叹了口气,却是有些轻快的声音。把剩余的药片塞进盒子里,“那么,晚安。”说着便离开了房间。

TBC.



说在结尾:
西塞梅和木木是以前认识的,他的祖父经营的是家族企业,他从那里继承了旅馆,在欧洲大概比较常见。关于西塞梅的性格港真好久不看我都快忘记了,要是没有太大差别就好了(←这人印象中的西塞梅貌似除了笑和去勾搭木木就没啥了(你走))。
光秀、木木、千和白雪都是英国人设定xx

另外阿司匹林这个奇妙的东西只是突发奇想加进去的_(:3」∠)_

评论(7)

热度(6)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