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光木】风轻云淡

※现实世界设定,主光木
※严重ooc慎点
※关于一场旅行的故事。不完全脑洞自《天黑前的夏天》,在此鸣谢。

1.

“这里,真冷呢。”光秀扯了扯自己短袖的袖口,毫无作用的在德国的机场行李提取处颤抖着。

“天气预报明明写了这里会很冷啊。”木木看了一眼光秀,自顾自的把托运行李从传送带上搬下来。今天两人其实是因公事一起出行,千和白雪等人因为前段时间的休假提早到达了德国,而他们俩则在漫长的善后工作后勉勉强强赶上。从伦敦飞往慕尼黑,三小时的空中的旅途不能算是漫长,不过照光秀的话来说,颠簸的让人难以坐下一次。

“啊啊……要不是千突然来电话让我们赶过来,说连机票都买好了,我也不会那么着急的收拾东西啦。”光秀带着抱怨的口气笑了笑。

“也是。”木木提了提拉杆箱从背包里掏出证件,她示意光秀,“我们快一点吧,还得过海关呢。”

“嗯好。”

《《《。

好在前方的一切事务都没有多费周折,光秀仗着木木流利的德语四处游走的很自在,在他们准备坐上前往富森的大巴车时,他问道:“木木以前来过这里么?”

“嗯,小时候和父亲大人来过。”木木在车上靠后的位置坐下,光秀也跟着坐在她旁边。她从斜挎包里拿出行程单,给光秀一看。“千的意思。他让我们在德国转一圈当做休假再去准备他的会议。”

“休假……么?”光秀笑着叹了口气,“哎说起来我们真是没怎么认真的休假过,千他们人在哪儿?”

“柏林。”木木给了个简单的答案,光秀却瞪大了眼。

“所以我们飞到慕尼黑之后还要去柏林找他?”

“是这样……”木木的表情在光秀眼里看起来平静的出奇,他脑子里满是“和木木两个人啊,两个人”之类的奇怪思绪,对方却无动于衷。“我们去看看天鹅堡吧,很久没去都快把这里的景色忘光了。”木木这么提议。

光秀怔怔的盯着说这一番话时木木的侧脸,他觉得她的笑容一闪一闪的十分耀眼,如白雪常说的那样。就在他聚精会神的盯着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察觉到了他的视线,表示有一些疑惑。“去吧。”光秀回了她一个笑容,“木木偶尔也是会说很多呢。”

换来对方带着意见的一个眼神。

坐着长途大巴让光秀感觉比坐飞机还难受,高速公路上飞驰和飙车让习惯了城区拥堵路段的他有点不适应,几度觉得那车要侧翻甚至撞车。这个大箱子在黑白相间的车道上晃啊晃,他头一次觉得在时差颠倒之下困倦感爆棚却怎么也睡不着,身上也不自然的出起冷汗。

“光秀,光秀。”正当他毫无精神可言的时候身边坐着的木木突然起来唤她。“你晕车?”

“好像……并不是吧……”光秀在迷迷糊糊只见答到,他觉得有点头疼乏味,身上因为汗水而黏黏的。“木木不困吗?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呢。”

“光秀你莫非…生病了?”木木侧着脸看他,本来冰冷冷的脸上浮出一丝惊讶。她拿她的手摸了摸光秀的额头。冰凉凉的触感让光秀没来的及反应什么,他只是含糊的晃了晃脑袋,轻声做着无用的辩解:“怎么会……刚才还好好的呢。”

“抱歉,要是让你在慕尼黑好好休息就好了……”木木看向窗外,碧绿的农田与草坪,高耸连绵的山脉映入她眼帘,她继续说:“你果然是穿的太少了。毛毯,你要么?”

“哈哈,不是木木的错啊,都怪我这身子不争气。”光秀发出略显虚弱的笑声,他点了点头,身子歪歪的靠在座椅靠背上,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声道,“木木也是被我这种啰啰嗦嗦的性子传染了么?”

“才不会哦。”对方露出了笑容,从行李里拿出被压缩的小巧的包装,她打开它,搭在光秀身上。光秀都来不及被她的笑容吸引过去,就已经精疲力尽了。

“噢噢,木木真周到啊。谢谢。”他合上了双眼,打算稍作休息,“难得的旅行,是我拖后腿了啊。”

“这样说就不好了,我不觉得有什么麻烦。”木木继续向窗外看去,光秀只能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这样看着她。其实车子里还是相较暖和的,木木穿的是格子的针织衫,难得的把头发散了下来。真漂亮。光秀暗自想。

“肩膀,借靠一下。”木木说着,倚在了他身旁。

“喂喂。我可是病人啊。”光秀刚说完,敌不住时差与生病而来的困倦感,睡了过去。

TBC.

碎碎念时间到!!

偶尔也想写点甜的哦哦x下一章就要让西塞梅出场了🙈

觉得光木粮好少但二季播完之后光木党好像多了起来!

这儿一个主产光木的文手虽然文笔渣但欢迎勾搭哦x

这次的脑洞包括了一些暑假去德国旅行的小见解ww

评论(19)

热度(10)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