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练笔】APPLE TREE

我有个美好的童年,充满幻想却又有些不像样,我的童年是苹果与土壤的味道。宛如高大的苹果树,我迫不急待的蹦啊跳呀,盼着那棵树长高,仰望着树上结成的又红又大的苹果。夏娃与亚当在伊甸的苹果是禁欲,而在我的世界那就宛如梦想吧。我太矮了,太小了,只能把手竭力举过头顶,去抓那颗苹果,把那红色包裹在掌心里认为到手。提起梦想,其实是个现在的我不愿意面对和提及的事,想当什么?想成为什么?想做什么?以前的我能举出一大串,对着你喋喋不休,但现在宛如主观可能性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小,如今还必须经过深思而熟虑后得出我的可能性。如果我够到那苹果就好了,如果我能像小孩子那样不顾满身泥土与树枝的阻碍爬上那颗大树去摘取苹果就好了,这样的话我品尝的会不会是梦想?多年前的苹果早已掉落在地上,腐朽而混入土壤,苹果树前渴望摘取苹果的孩子仍然熙熙攘攘,而我从前的梦想与愿望也随着手心里苹果的氧化腐败而一点点自然而然的消散,如同对一颗坏苹果弃之不管(对,你会忘记它最初是多么鲜红亮丽)。之后才意识过来是自己亲自将它扣杀,毫无后悔之地。

果然不想遗憾。我再一次来到树前,那树随着我长高,它也长高了。我决心要诉说。便把那掉落下来的苹果拾起来,小心翼翼的说着:

「我想飞翔,以我的全力。」

「我想扬帆远航,看遍这世界。」

「想把歌声传给全世界,想把幸福给全世界,用我的力量救下更多的人,让我的力量成为那弓箭的弓。」

「然后……」我会勾着嘴角,怀着一丝坦率却又带着孩童狡猾的笑容,用手心扶住树干,去抓最顶端的苹果。自信归于胸口,连苹果树都听得到我发自丹田的声音,「我想——得到梦想!然后,战胜梦想!」

这样的我,才是该远行的人吧,该看见更多,寻找更多。殊不知,哪年的路口,何时的小巷,我仍然对未来糊涂,梦想一词仍然虚幻缥缈。「那就去爬上你的苹果树吧。」虽糊涂但仍略有所悟,「要爬么?」我笑着看向身边的人,周围都难掩尴尬之情。我抱住了苹果树的树干,在众目睽睽之下,伸出手对着那抹手心里不切实际的红色将它小心的包裹。可当我真正达到足够的高点,真真正正捧住那颗鲜红而诱人的苹果之后,我发现了。手心的那宝物飞一般的腐烂着,几乎瞬间飞散如烟。艳阳象征着的消亡,在我所处的位置看起来是那么的明亮与开阔。我有一瞬间感觉到了,最原始的芬芳,最沁心的芬芳,沐浴着大地土壤芳草与艳阳的味道。那飞烟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的晶亮,映澈着光芒。而我的苹果树上,没了苹果。

春日再来,那树以惊人的速度吐出新蕾。当我再一次站在我的那颗,如今已经硕果累累的苹果树下,仰望。我笑了,可笑的是我现在的想法与幻想。站在苹果树前就如同站在我自己身前一样,我告诉她,「我的梦想,触手可及。」

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晃动,鸟雀停驻在树梢。佛曰:如是灭度无量数,是无众生得灭度。我轻言细语的对着苹果树把我的梦想编织成诗,它透着我的影子,它也最为芬芳。曾经我绝望着也渴望着触及的地方,已经不在遥远了。

fin.

后记:
或许我写的比较难懂,大致意思就是关于希望的诞生与消亡。句子里仍含糊着吞吐着,我只能告诉你,“那大概是我没摘到我的苹果吧。”

你呢?

评论

热度(1)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