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有过满怀憧憬的爱恋,由希望在此终结,压抑着幸福与情绪,深恶痛疾的自己曾几度想撕裂。曾想与你一起,直至天涯海角,凌晨黄昏,在模糊的情感中穿插交叠,把思绪都连结成线。我献上由梦想砌成的城堡,献上整装待发的金戈铁马,留你在贪婪堆成的金银财宝里流浪。你手一挥,我膝一跪就成了永远沉默的旁观者。凡谈你事便仅如昔日风云。我怀着梦想,载着财宝,向过去走远。

评论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