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白 | 光木 | 微虐】堕入深海

一、
教堂上的时钟指针指向了九,整点的钟声敲响,少女抬头望了望。广场上一群白鸽飞过,微风拂过她的脸颊。她时隔片刻再次向时钟望去,脸上浮现出焦虑的神情,她鼓鼓腮子。
“真慢……”少女不满的在广场的长椅上坐下,伸出手摸摸脚底的野猫。
“木木!抱歉来晚了!”前方有一个人影向自己跑来,少女勾起了嘴角。
“好慢……”叫木木的少女鼓着嘴,别过头去。看上去似乎在生气,其实她强忍着笑意。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向自己走来的少年抱歉的挠挠头,从手里提着的纸袋子里拿出一袋印着甜点店名字的点心。“给。”少年从袋子里把烤的香气扑鼻的,热乎乎的点心递给木木。
“这是……?”木木接过点心,冻得冰凉的身体马上有了暖意,她小心的拿起点心一口咬下去。
“华夫饼,好吃么?”少年拍拍木木的头,温柔的笑着。
“嗯。”木木把头埋得很低,平时一直很冷静的她脸上也微微泛起了红晕。
“走么?电影要开始了。”
“嗯。”木木站起身,牵住少年的手,微笑。
走进放映室,木木坐在少年旁边。“光秀,我们要看什么?”
“诶?应该是海的女儿?”光秀不知所措的望天,木木笑出了声。
投影机开始放映电影,是海,大海。
人鱼的少女在海底遨游,泪水和海水融为一体。
“不要丢下我。”人鱼带着哽咽的声音说着,望向那一望无际深不见底的大海。
她没了归处,没了家乡,也没了王子。
她不是海洋的女儿,只是世界的一份子,遵从命运的安排。她永远打破不了命运的屏障。
“……”木木盯着荧幕,攥紧了拳头。光秀无意之中瞥见她的举动,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掌心感觉到温度,木木转头看了一眼光秀。他一副“有我在”的笑容,也看着木木。
“为什么当初不向我诉说你的痛苦。”荧幕上闪现出王子悲伤的表情,他望着大海,“就算你无法说话,还有我在啊。”
木木着荧幕,有意无意的脱口说出一段话,“我,讨厌大海。”
光秀看着木木露出微笑,将手握的更紧了。
“正巧,我也讨厌大海。”
不是因为电影的剧情,两人真的发自内心的讨厌着大海。几年前,那深不可测的海水差点让他们失去彼此最重要的人,每次看到海洋当时的情景都让人历历在目。
木木理解,那种沉入海底无人问津一片黑暗的痛苦。
光秀明白,那种最为真挚的人沉入海底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悔恨。
“没关系,有我在,永远。”光秀凑近木木的耳朵轻声说,还趁此时机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留下一吻。
木木愣了片刻,由于影院微弱的灯光,光秀并未察觉她那泛红到耳根的脸颊。
「如果这次不亲你的话下次可能就没有下次了吧。」

二、
玫瑰园。
花儿盛开着,园间绯红一片。天是那么蓝,阳光那样的灿烂。
“木木,我喜欢你。”阳光下那个少年笑的那样灿烂。
“…喜…喜欢……?”木木退后了一步,看着眼前的少年。她显得不知所措。
“嗯。”
“但是……”木木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已经被迫订婚了,这种事怎么都说不出口啊。
“放心吧,我会做好公主殿下的骑士的。”光秀向她伸出手。
——好耀眼,好想牵住他的手。
木木还是选择牵住了他的手,感受到他的温度的时候有一刹那感觉那就是幸福。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没问题。

三、
“什么!”对面西装华丽的男子猛的一拍桌子,“你要取消和我的婚约?”
“是的阁下。我已经有我所爱着的人了。”木木毫不畏惧的盯着那男子。
“呵呵呵……”男子发出奸笑,扭曲的表情让木木感到反胃。“你所爱着的人是那个骑士么?”
“……”木木盯着他,犹豫片刻。
“哼。既然你不愿意嫁给我,我也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男子接着发出恶心的奸笑,他知道,光秀·路恩也在他们所在的船上。
男子抓着木木的手腕把她拉到夹板边上,他的笑声显得无助。
“你想……干什么……?”木木觉得突然头晕目眩,勉强的撑在栏杆上。会不会是那个男子下了毒要什么的吧?
“你逃不出我的掌心的。”男子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小刀,指向木木的喉咙。
“喂!你在干什么!”听见熟悉的声音,木木猛的清醒过来,向四处张望。
“终于出现了,小骑士。”男子发出阴暗的闷笑,拿着小刀毫无保留的刺进木木的胸膛。
“木木!我现在就来救你!”光秀的瞳孔渐渐缩小,他要抓住每一丝希望。
“不行哦,你可没有剑。”男子又在光秀的身上狠狠地捅了一刀,随即而来的是骨头碎掉的声音。
刺痛触动了木木的每一根神精,有种感觉或许现在死掉最好。算了,不管怎样都会死的。
鲜血流淌在甲板上,男子咆哮着,还有泪水从脸上滑落,这光秀则是无助的跪在地上。
“光……秀……”木木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勉强的留给光秀一个微笑。
—— 好疼……真的好疼……如果,如果能早点给光秀回复就好了……这样……就不必看到他那样的表情了……
“哈哈哈哈哈……”男子猛的一脚踹向木木的小腹,她吃痛的咬咬牙,而身子失去平衡腾空而起,向下坠去。
“木木!”光秀强忍着疼痛爬起来,朝木木坠下的方向跳下去。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够到她了。
光秀竭力的张开双臂去抱住木木,一同坠入海洋。
——好冰……海水原来是这样的冰冷……
光秀拼命的游着,但因为伤口的问题迟迟无法浮上水面。他第一次尝到伤口撒盐的痛苦。夜晚大海是那样的黑暗,海水溢进眼睛里发痛,闭上眼睛却是什么也看不到的一片黑暗。
——放下我吧,光秀。求求你。
木木的眼泪融进海水里,意识迷糊的她感到庆幸,第一次在光秀面前留下眼泪却因海水的问题他看不见。
——光秀的怀抱很温暖呢,所以放下我吧,会变凉的。
“唔……”海水从鼻腔和口腔灌进光秀的肺腑里,那种冰凉和无助让他感到痛苦,像全身被利剑刺穿一般的痛苦。
他还想多挣扎一会儿。
“抱歉,木木。”他在心底里这样说着,他所留下的泪水也和海水与木木的泪水融为一体。
——光秀的眼泪,好咸呢。不过,好温暖。
两人只是不停地下沉,像那深不可测的海底。

四、
“死了就什么痛苦也没有了。”荧幕上的小人鱼这样说道。
她失去的鱼尾,没有了嗓子,绝望的坠入海底。
迎接她的是一个陌生的家乡。
人鱼第一次感到海底是如此的黑暗。
“光秀,当初来救我真是谢谢你。”木木微笑。
“抱歉……最后还是没有能力让你活下来。”光秀阴下了脸。
木木凑近光秀的耳朵,效仿着他的模样轻声说:“我…喜欢…光秀。”
“诶诶诶!”光秀几乎要从影院的沙发上跳起来,脸红的比木木还厉害。
木木趁光秀为那句话不知所措的时候也吻上了他的脸颊,她捧起光秀的脸带着笑容说:“能遇见你真好。”
“嗯,我也是哦。”光秀也笑起来。
影片到了结尾,木木站起来,望望光秀。
“我要走了,有机会再见吧。”
“嗯。一定会再见的。”
END



评论

热度(6)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