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恩」你是我的挚爱

*短打+复健
*ooc
*内容不完全是史诗的设定(有部分印象×捏造)
*BGM:Je fais de toi, mon essentiel




Je fais de toi, mon essentiel(你成为我的挚爱)

吉尔伽美什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写了无数封信,他大多数的信都被他弃置,在泥板上写下的字被划去摔碎。他幽怨了很久,以至于他几乎把他的乌鲁克与他的无上荣光抛弃于前尘旧梦之中,他一心只想到的是他的朋友。他的朋友离去了,神的兵器也有耗尽之日,他朋友本是个有神性的人偶,现在更是被夺去了灵魂。无数个日夜他们相处,彼此之间的信任大于任何夫妻伴侣,他们与芬巴巴与天之公牛对抗,朝夕的相处让他们熟悉对方呼吸的频率与温度。

吉尔伽美什习惯与恩奇都一起入眠,他们的日子过得快活,几乎是成天用酒与诗与音乐一起作乐。他与恩奇都踏遍了他乌鲁克的疆土,在宫殿,或在森林,他们一同伴星河入梦。恩奇都的存在赋予了吉尔伽美什情感,关于友情,关于爱。吉尔伽美什仍记得他们如何平抚对方的伤口,怎样道出那些尽力温柔的话语,怎样陷入温暖的怀抱与属于他们两个的温柔乡。那种感觉像恩奇都无声的影子,像吉尔伽美什在睡梦中摸索着床榻边,渴望寻来的那点残存的余温,有轻柔的声音唤他的名字。

王在泥板上书写着,编织着那些真诚却能刺痛所有读者的心的语言。他又跋山涉水,试图为他的朋友寻找那复活的灵药。他走的路多了,把王国抛在了脑后,在走走停停之中,他总能见到记忆里恩奇都的影子。吉尔伽美什不愿留意森林,郁郁葱葱的树木如他友人的长发;吉尔伽美什不愿留意动物,它们会让他想起恩奇都的笑容,平静温婉;吉尔伽美什不愿奔跑,那只会让他回忆起在追逐的彼此,以及他们的打闹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留下的每一处痕迹。

“你是我的挚爱。”王在哀叹声中写下他对友人真挚的情感。“你的温柔纯粹,澄澈,眼里是自由,是辽阔的草原。你是我的挚爱。我的词句不能化成诗,不能传入你的心底。我曾天真地想着我们来日方长,有些话,未能来得及说……”

吉尔伽美什闭眼,脑海里又浮现出恩奇都的样子。

“荣耀怎样,荣光又怎样?没有了你,乌鲁克也没了意义。”吉尔伽美什又继续写道,“我只要你。”在一声叹息中,眼泪滑落他的脸颊,这次他流泪时没有人能拥抱他了,想到这儿泪水变得更汹涌了些。

笔落,他拾起写好的泥板,任它们顺着那幼发拉底河流走,被卷入河水的波涛之中,泥块融入沙石。水流带走了吉尔伽美什一切的牵挂,他的爱人,他的情绪,涓涓细水中映着血红的夕阳,照耀着平原大地。吉尔伽美什又想起了死亡,那些在他之间流逝,灰飞烟灭的一切。


“你是我的挚爱。
你的温柔,让冷冷的星辰炽热。”


文字与念想在神的帮助下成功传到了冥河彼端。恩奇都的灵魂悄无声息的藏匿于这片安静的地方,没有花香与野兽,只有无尽的寂静。肉体腐败,灵魂未死,但被抽离,转入其他地方。恩奇都轻轻将双手伸进那河水,他触摸到的泥板便落入了他手中。字迹已经显得模糊,这可能是故意为之,但那些真挚的话语与情感,鲜明地交织在字里行间。

“你是我的挚爱。”

他见字如面,碧绿的眸子要溢出泪水,他笑起来,嘴角挂着的笑容甜腻的像蜜糖。恩奇都苍白的指节拂过那些楔形文字,又把泥板搂在胸口。那文字跨越了生死线。恩奇都理了理他的发丝,眼泪滴落在那些泥板上,他轻声说,“当然,吉尔,我的王。你也是我的挚爱。”

生命浮沉将他们天地相隔,但他们仍这样呼唤着彼此:“我的爱人。”


END.

我这是有一年没写废狗了吧(。

评论(8)

热度(59)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