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kes/Morse」Drink

*算是个刷完S5E6的有感……我心痛啊虐死我了
*Morse这个角色设定实在太吸引人了!(也吸爆肖咩!(写这个也主要是赞美Morse,表达对他的爱意x
*ooc啦

summary:回牛津看看的Jakes安慰Morse。(短小)


A Drinking Song by W.B.Yeats

    Wine comes in at the mouth, 
    And love comes in at the eye; 
    That's all we shall know for truth, 
    Before we grow old and die. 
    I lift the glass to my mouth, 
    I look at you, and I sigh. 

  Morse什么也没有抓住。他不懂爱情,从来不懂。在他身边的人只是来往如潮水,他们随着海浪的冲刷上岸,随着退潮离开,又卷来了新的贝壳上来。他们都如捧在手心里的水消逝的那样快。对于工作的概念,Morse似乎也从没有摸清楚过,那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模棱两可,有时他甚至没有办法思考什么是“正确”的,而“正确”真正是好的还是坏的。他试图抓住他身边的一切,几度飞蛾扑火,却一事无成。他孤独,他的孤独就像是深海。海水深处是他埋葬的痛苦。 

Morse习惯了离别,习惯了人离开,他望着牛津灰暗的天空,他总想说什么,但是无言。他有酒,有着只会让人坏了心情的工作,和他只身一人时的影子。他在生与死之间摸爬滚打,如果这一生是剧本,会有人称这些事情凄美,会用带着泪的眼瞳继续等待下一章的故事。可是这不是。不,如果可以的话,Morse多希望是它啊。但真实总是想让人作呕。 

Morse是个恋旧的人。他忘不了Jakes离去的背影,以及那些他吞吞吐吐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拼成一句祝福的话语。他忘不了他的助手George,看他因中弹而倒在地上,已经停止呼吸的他不论Morse做什么都没有办法抓住死神带走他的步伐。那个年轻人,正是被鲜花诗歌与爱情包裹着的年龄,却在这个职位上被夺去了性命。Morse才后悔起来,他或许不该指责他,但那全都无济于事了。他也忘不了当时中弹的Thursday,大脑一片空白的他,只能伸手试图去抓那他永远够不着的影子,看着Thursday倒下,此时彼时只有一片模糊的轮廓,他觉得世界天旋地转。“Sir.”他张开的五指最终合拢为拳头,被疼痛夺去了意识。 

 他饮酒,酒精让他忘记痛苦,也让他找到一点短暂的刺激感。他也倾倒着酒精来化解他积于心中的苦水。留声机里放着瓦格纳的歌剧,在清澈崇高如雪山上的冰泉般的声音中,Morse找到一丝宁静。这样安稳的旋律没能让他安稳的入梦,他的梦里仍是自己与过去的斗争。他的心碎了,变一点点的愈合,似乎仍要准备下一次的抵抗。

 警署里的工作不适合Morse,他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也曾有过不切实际的幻想,去远离城市的地方,远离阴谋与黑暗的地方。有个临近湖畔的家,养鱼种花,划划船散散步,听着鸟儿的歌唱醒来,伴着星河入眠,和他所爱的人一起。可是,他又有着正义的心,又觉得他有不得不做下去的必要。

 “兄弟。” 

Morse端着酒杯坐在家里窗边的沙发上,扶着额思考着报纸上的填字游戏时,他抬头看见了Jakes。他对这个闯进来的人露出惊喜的笑容。“Jakes,你怎么来了?”

 “偶尔回来看看。我从Strange那里听说了,最近的事。”Jakes吐出一口香烟的烟雾,他平静的看了看Morse。 

Morse叹了口气,他挤出一个笑容,那种只是动动面部肌肉的微笑,是他的虚饰。

 “你也不曾写信给我。” 

 “我尝试了,至少。”Morse拿起酒杯把里面的液体饮尽,起身,“喝点什么么?我这里有威士忌。” 

Jakes点了点头,看着他走向厨房。

 “你刚走的那一天,我就试图写信给你。但真当我提起笔时,我真的不知道我该写什么了。”Morse把倒好的酒递给Jakes,“没有什么事发生,日子就如你我曾经度过的那样,遭的时候很糟,哦,没有好的时候吧。我还能跟你说什么?”他摊了摊手,Jakes注意到了他的眼神。Morse的眸子几乎溢出水来,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你要是真写的话就成侦探小说了。我想还是算了吧。”Jakes没有点破他,只是笑了笑,啜饮杯中的酒。“或许我知道你需要什么。”

 “我的世界都是虚空。Jakes。”Morse摇摇头,杯子里的酒轻轻晃了晃,他的笑容有点酸涩。“会过去的,都会,就像从前一样。”可他没抓住的人都随着时间离他而去了。

 “你别动。”Jakes喝完他的酒,把酒杯随手放在桌子上。

Morse手中杯子里的酒又晃动了一下,这次的幅度比上次大些,但他来不及管那些。Jakes给了他一个拥抱,连他离开时都没做出这样的举动。那是一个有点温暖,又带着酒精和烟草味道的拥抱。Morse觉得这个感官上的感觉会停留在他记忆里很久很久。

Morse笑了,他突然觉得Jakes懂他。那种空荡荡的失落感被填实,甚至在分开后觉得有些留恋。

 他们又一起饮酒,说着梦话。
 “Drink with me,to days gone by.”

END.

酒精真是个好东西。同时想到了三首诗歌(有一个不太算吧),分别是北岛的《波兰来客》,叶芝的《饮酒歌》和悲惨世界的《Drink with me》。很符合Morse了。

评论

热度(25)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