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ER」世界北端的小日子

*这个是在北地之梦那篇随便放飞的产物
*ooc注意 放飞自我了我忏悔…
*ER/有部分双C+MC
*是ABC野生动物保护所(。)但是并没怎么干正事




-

那个新年的夜晚之后,ABC之友野生动物保护所的大家通通睡得神志不清,陷进甜美的梦里。就像早起醒来的安灼拉想叫起睡着的格朗泰尔那样,他在床头坐了好久,不论怎样摇都没办法让格朗泰尔醒过来。谁知道格朗泰尔反而翻了个身,抓住安灼拉的手把他一同拉进了被窝里。安灼拉还没来得及指责他,便发现格朗泰尔其实还在睡着,嘴里喃喃着“阿波罗”。安灼拉想了想,觉得或许在眯一觉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消除一年来的困倦,干脆顺了睡得醉生梦死的格朗泰尔的意,与他一同倒在床上,还轻轻用手绕绕格朗泰尔曲卷的黑发。

公白飞因为压在身上的重物醒了过来,他一晚上都深受睡姿不佳的古费拉克的困扰。他模糊的意志仍记得他们蜷在沙发上睡觉,最初古费只是靠着他肩膀,意识迷离的盯着信号断断续续的电视。等古费拉克睡着之后就是噩梦,公白飞当然知道,但他当时太困了。古费起初把大腿挂在他身上,又是还不安分的移动,手抓着公白飞的胳膊,在梦话里叫着“太挤了飞儿”。公白飞无数次推开他,却没有那么多力气推动,等到古费拉克终于掉下了沙发,公白飞又遭受到了一个巨型的熊抱。他被昏睡的古费拉克彻底压住了,毛毯早不知去向了,不过古费拉克抱起来还算暖和。公白飞费了好大劲推开古费,走到厨房去煮咖啡,顺便清洗昨天遗留下来的垃圾和咖啡渍。他知道他弄出点动静后ABC们就能醒的差不多了。

“嘿,飞儿!昨天睡得怎么样?我梦见你把我推到泳池里了!”古费拉克醒来时这样朝公白飞嚷嚷到。

“嗯,很真实。不过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推你么?”公白飞在内心翻了个白眼,把加了方糖和牛奶的咖啡递给古费拉克,他自己喝一杯纯黑的,为了在一天的工作中保持清醒。

“这就很神奇了,我忘了!”古费拉克挠挠头,靠着桌子喝起咖啡。这点让公白飞有点无奈,看样子古费他啥都记不清了。“话说,安琪和R呢?他们应该在一起吧?”

“在房间里?”听了公白飞和古费拉克说话而醒来的热安接嘴道。他醒来的同时若李和博须埃也坐了起来。

古费对着醒来的人们使了个眼色。那个眼神就在说:“让我们一探究竟吧!”其他人都会意的点了点头,热安笑了起来。

公白飞看着他们,叹了口气。

就这样一群人凑到了格朗泰尔房间门口,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小心翼翼地在试图不惊动那两人的情况下打开了门。古费拉克捂住了嘴,热安抓住了若李和博须埃的手,一边一个,脸上的笑容几乎要化为巨大的笑声,公白飞定住不动。不用说,安灼拉和格朗泰尔谈恋爱这点事几乎是ABC之友们最好奇的了,安灼拉总是和格朗泰尔没完没了的吵架,但大家又都看得出来他们两人之间的爱情。特别是格朗泰尔,他的心思太好懂了。

古费拉克拿起格朗泰尔摆在桌上的相机,对着睡得正香的两个人咔嚓咔嚓的照,这一点乱捣的,没等公白飞抓着他的手臂要制止他,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就都醒了。

公白飞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其余的人试图躲到门后,古费拉克来了一句:“我,我会删了的……”

这时还未从睡梦中缓过来的R突然发声了,“别,古费……”

安灼拉一言不发。

公白飞又叹了口气,他早知道会这样的。“不打扰你们了,另外,今天是你们两个负责早餐,别忘了。”接着他把大伙儿通通推出了房间。

“于是阿波罗,您怎么在这儿?”格朗泰尔睁着睡眼朦胧的双眼,带着点惊讶又有些喜悦地问。

“……”安灼拉看了他片刻,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解释或许有点牵强,他舔了舔唇,说:“想叫你起来时你把我拉回来的。”然后伸手抚着R的后颈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两人都笑起来。

“来看看古费给我们拍的照片吧,我的睡相一定糟糕到极点了。”格朗泰尔伸手去够古费拉克擅自用了却还没关上的相机,照片里他和安灼拉头碰头,安灼拉的金发在晨间北地难得一见的晨光里闪着耀眼的金光,他沉睡的样子让格朗泰尔更觉得他是天神了。格朗泰尔看到自己在那片阴翳里,环住了安灼拉的胳膊。

“其实古费睡相更差。”安灼拉轻声说,试图从格朗泰尔手里拿过他相机的操控权。“给我看看。”

“那就有飞儿受的了哈哈。”格朗泰尔一遍笑着,一边红了耳根。“真的没什么可看的啦。”

“我的内存卡一半的照片都是您啊阿波罗!”格朗泰尔不出声,他不敢说。

但安灼拉知道。他当然知道。

回到客厅里,ABC之友们都醒了。古费拉克激情的想分享自己目睹的瞬间,结果被公白飞来了一个爆栗子。“给他们俩点空间吧。”

古费拉克嘟了嘟嘴,看向热安,“R对安琪提到的那句诗怎么说的?我的眼睛和你的眼睛?”

诗人轻轻吟诵起来 :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
我瞥见幽深的黎明
我看到古老的昨天
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
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
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格朗泰尔是很能说这样的话的,他随便见到的一句诗句,关于太阳,关于爱情他都会把它和他的太阳联想起来。就像他曾经烂醉后喊的一些句子。

“太阳是我眼睛的色彩
冰雪是我脚步的颜色”

“因为我那是因为我眼里只有太阳,我一直看向太阳。”格朗泰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刚和安灼拉交往,他挥着酒瓶,他醉醺醺,意识不清,但他还是向他的阿波罗看去。他的阿波罗也带着浅浅的笑容看他。

“浪漫啊……”当时对诗词颇有研究的热安几乎泣不成声的看着说完这样的话的格朗泰尔。

听完这首诗古费拉克朝公白飞眨眨眼,疯狂暗示。“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公白飞笑了,对他露出一个相当沉静的笑容,而古费拉克因那个笑容愣了片刻。他别开视线,低头轻声念叨,“我是不是该找瓶酒把自己灌醉。”

“你清醒的很,你有咖啡。”公白飞说罢把头沉进报纸里。

古费拉克想尖叫。

当格朗泰尔和安灼拉来到客厅,准备些早餐时,格朗泰尔轻轻拍了拍古费的肩。“别光顾着我们了,兄弟,你也要加油。另外马吕斯,领袖说今天珂赛特和爱潘妮会带着学校的孩子来哦。”

坐在沙发上的马吕斯几乎要把他嘴里的咖啡喷出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格朗泰尔。“什么?珂赛特?她今年不是要带学生去英国么?”

格朗泰尔耸耸肩,“说是计划有变。”

马吕斯激动的跳了起来,嘴里念叨地说着他的珂赛特。“谢了,R。”马吕斯美滋滋地笑。

« L’amour, l’amour, l’amour! (爱情)»热安在低声说着。



-

公白飞和若李早饭后就去查看了他们新带回来的小海豹的情况。它被放置在一个小篮子里,早上听见人声仍会受惊的扑蹬,ABC用毯子盖住它的篮子来减少噪音。这只小海豹是若李和博须埃出去考察的时候在一块浮冰上发现的,小小的一只,身上白色的皮毛还没有褪去,它的尾巴受了伤。也正是为了它,ABC们新年夜也在忙活。

弗以伊做了个球形的小玩具,还有一个花洒。那只小海豹即将被送到真正能生活一段时间并且能帮助它恢复游泳能力的活动区了。在量过体温喂过食后,它被带到了新环境,一个空余且很大的新环境。

格朗泰尔,作为摄影师准备记录下这一切,加上今天他和安灼拉负责值日,所以他们顺便还得把池子和场地清理干净。说实话,在这么冷的天里格朗泰尔一点也不想潜入冰凉的水里去擦拭玻璃,他也一点都不想穿上厚厚的潜水衣。

这里的设施的部分建筑模式就像一个小型的水族馆,从外部的玻璃往内看能看到动物在岸上和水下生活的样子,方便参观者也方便他们观察工作。ABC们什么都往保护所领,能帮助多少是多少。多亏了安灼拉和公白飞向上级的义正言辞,他们的保护所有相当多的经费,也得到了相当不错的设施,这里的工作者也相当多是富人家的孩子。即便这阿拉斯加是这么寂寞的地方,他们还是会有来客,有学生会来参观学习,顺便写写生。珂赛特,马吕斯念念不忘的珂赛特就是常带学生来游学的年轻女老师,把马吕斯迷的神魂颠倒,两人一见钟情。

“你还梦到我了么?”安灼拉一边调整他的潜水服一边这样说。他把他曲卷的金发扎了起来,用红色的橡皮圈。你做梦都念叨着阿波罗。安灼拉想,但他不打算把这话说出来。

格朗泰尔笑起来,他换好他的脚蹼,轻轻地吻了一口他的阿波罗。“可不是么?”他拉起氧气瓶,一点也没有动力现在就把它带上,又有点想喝酒。他又想起了什么,在他的相机包里翻找了一通。“我记得我拿了水下相机,等小家伙来了,我们可以好好照照它!”

“嗯,当然。”安灼拉应道,“可是我们不能投入太大感情,它们迟早要回到野外,而且野生动物永远都是野生动物。”他看了眼没有立刻接他话的格朗泰尔,低声说了句,“抱歉,我或许不该扫你的兴。”

“你没说错。至于那些事,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阿波罗。”格朗泰尔温和的回答,坐到更衣室的凳子上设置他的相机,装上防水壳。“古费他不来么?他不是一直想接触小海豹的么?就他最积极了。”

“估计他会先接触一会儿那些小学生们,这个点他们应该到了。”

“说的也是。我想大写的R迟早会被冻死所以我们速战速决好么,安灼拉?”



-

水如格朗泰尔所想象的一样凉。池子为了方便动物的活动而做的很深,他和安灼拉一人一边,清理吸附在玻璃和池壁上的脏东西和藻类。他看见古费拉克率着一只学生组成的队伍走到他们面前,古费在招手,马吕斯仍试图和珂赛特腻腻歪歪,爱潘妮一边跟一群小孩子说话一边又看看格朗泰尔和安灼拉,嘴型好像说了一句好久不见。古费拉克也不知道和那些学生们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看他们的表情在嘻嘻哈哈。

格朗泰尔拿出了防水相机,他指指相机指指对面,留下了照片。安灼拉也凑了过来,古费拉克趁机也照下了他们俩。

等他们围观的人散去,格朗泰尔和安灼拉的清洁工作完成的也都差不多了,格朗泰尔执意把安灼拉拉到一起,和他水下自拍。他们哈哈大笑着爬上岸,一边摘掉繁重的呼吸工具一边精疲力尽地摊平在地上。安灼拉的金发被打湿了,格朗泰尔仍觉得他还是发着光。他们察觉到那只小海豹已经被放进它的新居了,正吃力的向他们爬来。

“天呐安琪,我现在也觉得像在梦里一样。”格朗泰尔大口吸气,他吸进海洋馆里常带的那种海水的腥咸味,眼睛眯成一条缝,抓住了安灼拉的手。他想提一句那小海豹的事,可是有点懒。

“R,这不是梦。”

“哦,没错。我们一起看极光,一起度过漫长的极夜,阿拉斯加因为你才不那么寂寞吧。当然还有ABC的大家。”

安灼拉翻了个身,他们又一次亲吻,像是每一次都还是温柔的告白一样。那只海豹拖着不便的尾巴爬到了他们身前,安灼拉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它柔软的白色绒毛,只见它又往安灼拉身上贴了贴。

“啊,看起来它喜欢你,安琪。”格朗泰尔也不由的有些惊讶,虽然他一直知道安灼拉莫名其妙的招动物喜欢。或许是他生来就是太阳神吧,格朗泰尔觉得这就是最好的解释了,有谁不向往太阳呢?

“嗯……”安灼拉也对此有些惊讶,他的嘴角不经意地流露出温和的笑容,忍不住又在小海豹身上揉了一把。

格朗泰尔看的心快化了,赶紧拿起相机,飞快地按下快门。就在他也忍不住伸手碰了一下小海豹的绒毛后,那小家伙竟然猛拍了拍它的肚皮,意思要威慑他。结果格朗泰尔一个后退,不料竟跌入了池子里。摘下潜水镜的格朗泰尔感觉眼里有些刺痛,他憋了口气,往上游蹿。他有点看不清岸边的边界,这时安灼拉抓住了他,就有点像他梦里那样,有点梦幻。像是黑暗前的一道光。他没那么多时间沉进在一瞬间的幸福感中,喘着气爬上了岸,他发誓这样折腾他会感冒的。

顺便一提的是这个瞬间碰巧被推门进来的古费拉克和公白飞看见了,他们是来叫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快去喝他们的热饮加上披上毛巾以防感冒。古费拉克笑到肚子疼,也想证明一下自己很容易接近小动物,现学现卖,和小海豹大眼瞪小眼,“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古费拉克严肃的说。结果被小海豹以威慑格朗泰尔的方式失败告终,尽管这遭到了以公白飞为首的三个人的白眼。

END.

我也不清楚真正的保护所应该长啥样,所以捏造了一下🙊
近期我的眼真的是看啥啥ER了救命!!
*引用诗句均来自阿多尼斯的诗选

评论(1)

热度(19)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