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岛。


BGM就用法亚瑟吧w
(《Promis c'est juré (La légende du Roi Arthur)》http://music.163.com/song/410602648?userid=277979111 )

 今天翻出了刚买的《玻璃岛:亚瑟与我三千年》,这是我看的第二本冯象先生的作品,真的被打动的哭泣。

 “我来自光和神,如今却流放在此,与它们绝了缘分。”

 我又想起了曾经沉迷亚瑟王的英雄事迹每天沉浸在他的传奇故事里的时候。也是沉迷骑士精神与史诗般文字的时期。所以迷迷糊糊的读了《亚瑟王之死》。也不知道是什么那么吸引我,可能比起现实主义本身,浪漫主义的一切都是那么吸引我,有这点认知也是因为最近的语文课。

 死亡是迷人的,特别是英雄的死。这点就像我迷恋我的领袖和太阳那样。

 凯尔特这个名字,听着就轻盈,朦胧而模糊。冯象先生的文字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的场景,可能胜过梅林传奇里拍摄的那样。氤氲的薄雾浮在宁静的湖水之上,放眼的绿色,凯尔特的长笛在山谷中回响。世界陷入静谧之中,星星点点的房子里,有故事,有酒,有骑士的长枪,还有小精灵。
 
 一边听法亚瑟一遍看这本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我感动地想流泪,就是有种历史沧桑的感觉。我们歌颂着他们的英雄伟业,最终各自不还都是“尘归尘,土归土”。


 一点书摘:

 “瞧,他们一边礼拜,一边择路西行。”伯爵急步走到窗前,仿佛要看到什么。夜幕方垂,先前白帆点点的湖面,现在空荡荡的了。

 “直至那道泛着白光的海岸Albion (英格兰古称)……”

 “直至神秘的阿芙蓉,威尔士人称作‘苹果岛’(Avalon)的地方。”波士夫人向我叫道,她知道我学过一点中古威尔士语。

 “一点不错,夫人,那是一个玻璃般透明,寻常不露真面目的小岛,亦即后来圆桌分裂,亚瑟王平叛,受了致命伤,三女王驾船接他前去长眠(一说等待复活)的仙境。”
 


书内还有由亚瑟王与圆桌的黄道十二宫,十分有意思。



喜欢亚瑟王的朋友们一定去看看。
私心打了旧剑tag,那个迷倒万人的王。
 

评论

热度(13)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