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饮料。


随笔 瞎xx乱写
我最近好丧的……(过几天更个ER吧


最近茶煮的少了。喝茶总是个麻烦事,要烧水,精致的摆盘,点心必不可少。我仍喜欢茶水的味道,清淡,入口回甘,香气四溢。喝茶时我总是能自己建起“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自己陷入自己的遐想与时光中,飘在甜蜜柔软的云朵上,把自己包裹在草莓味的被称之为梦境的泡泡里。茶在我眼里总是代表着生活的美好,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坐下来看书,陷进蛋糕胚般松软的沙发里,音响里放着班得瑞的纯音乐,意识飘到了巴伐利亚的森林。

但现在总是更加贪恋着带气泡的饮料,让精神一下子清醒过来,渴望在嘴巴里和铝罐的瓶子里那气泡炸开的快感,瞬时的清凉,让人有感官上的刺激和冲击。这不像是为了解渴,而是为了让气泡在爆炸的同时让自己的神经沉沦在震慑得住意识的舒爽中,让自己所有的沮丧一并消除掉,麻痹了神经。喉咙里划过的汽水像是久违的按摩剂,让人忘记了痛苦,忘记了疲惫,短时间内制造出一个“美妙的天堂”。酒精也同理,但会更加大幅度的夺去人的意志。比茶带来的思想上的快活来的更快的,是短时间的快餐式体验。

我们与时间赛跑,忘记了茶水,饮下更多让人饮鸩止渴的毒药。在爽快之时,消耗着生命。

最近北岛让我很有共鸣的一首诗这样写到: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
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破碎的梦啊,愿您安眠。


评论

热度(6)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