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ER」你我的宇宙中心

*现代AU
*是甜食,腻腻歪歪的厨房日常
*ooc有


-


安灼拉坐在餐桌旁在电脑上敲着他的论文,此时厨房里诱人的香气正勾着他的味蕾,他吞了吞口水。那是肉桂的味道,还有点醉人的酒香,他看了看正站在灶台前的格朗泰尔,犹豫着站了起来。困倦反倒加快了他走向格朗泰尔的步伐,格朗泰尔回过头,朝他笑了笑。

“你会喜欢的。”格朗泰尔把放在炉子上加热的红酒倒入装在玻璃高脚杯里,轻轻晃了晃杯中酒红的液体,递给安灼拉。

安灼拉接过红酒,轻轻抿了一口,他不常尝试喝酒,不过伴随着肉桂挥发出来的甜甜的酒香真的勾住了他的鼻子和舌尖,他适应着接受酒精带来的刺激感与烧着喉咙的舒畅感。

格朗泰尔的厨艺惊人,在安灼拉开始和他住之前安灼拉从没有意识到这点。格朗泰尔知道怎么调出最好的酒料,烹饪点心的最佳时间,他做的舒芙蕾似乎从来没有塌陷过。多亏了格朗泰尔,安灼拉姑且摆脱了整天只往面包上涂黄油喝罐装牛奶带三明治上学的日子。食物便成了他们之间的红线,他们一同去集市,这让安灼拉了解到不一样的格朗泰尔,安灼拉从没想过格朗泰尔能与每个摊主如此熟络,也没有想过他人能如此亲切和热情。他们一同泡在厨房,聊着来日方长,聊着过去与将来,每一分每一秒都把他们彼此拉得更近一些。格朗泰尔甚至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摸清了安灼拉的喜好和口味。

安灼拉也曾觉得每天让格朗泰尔做饭也不太合适,他也曾小心的背着格朗泰尔尝试过给两人做饭。他在网上搜了最简单最易懂的食谱,特地跑到厨具店去采购所需要的物品,他回想起来只会说只有在准备材料的过程中是他享受的,他能清晰的知道目标和方向,但做起菜来就是两码事了。安灼拉觉得自己连菠菜和西芹都没法真正区分开来,需要计算的时间和菜谱上所谓的“凭感觉”让他一头雾水,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每一分喘息时间都会耽误菜肴的口感。安灼拉向来觉得自己理智严谨,但他不得不承认做饭真的不适合他。他只是依稀的记着格朗泰尔在灶台前的样子,但他完全没那个边炒菜边喝喝小酒的心态。

格朗泰尔也不是不知道安灼拉有为他们两人做饭的心思,他偶尔的几次不小心撞见安灼拉做饭,他的阿波罗不是凝视着盘子里半生不熟要不就是焦掉的饭菜,要不就是一些惊动烟雾报警器的状况。安灼拉看到他便避开他的眼睛,不声不响的把饭菜倒掉。安灼拉觉得他的脸颊发烫,他也不愿意看格朗泰尔的表情,但他每次看到格朗泰尔时,他的眼里却没有什么怒火,只是凑上前去亲吻他,微笑着说以后还是交给他吧。

安灼拉在厨房转悠了一圈,看着格朗泰尔把汤勺放进锅里搅拌着炖菜,房间里溢满浓郁的奶油香气,暖暖的。安灼拉轻轻在身后环住了格朗泰尔,格朗泰尔回过身对安灼拉笑,他的阿波罗眼神深邃而宁静,含着笑意,简单的触碰都带着令人心满意足的温度。安灼拉转过头轻轻吻格朗泰尔,他们的额头碰在一起,格朗泰尔还能感受到安灼拉带来的淡而甜蜜的红酒香气。时光就像被包裹在了透明的气泡里,悠悠的飘在空中,又有点柔软。

格朗泰尔悠悠地想,厨房就像宇宙的中心,恋人的双手*,让他的小世界运转起来。安灼拉不仅仅是他的太阳,是晨间的光,还是加入他生活的砂糖,没有他什么都不甜蜜。所以他即便是在缪尚浪的不行,但还是会想着给安灼拉做饭,他没想过自己能通过这种平淡的技艺得到幸福。

格朗泰尔为自己也倒了一杯酒,肉桂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尖,然后掏出手机对着两人的杯子照下了照片。他利索地盖上了锅盖,又拿出了待煎的裹着面粉和面包屑的大虾把它们放进平底锅里。趁着一时的空闲,格朗泰尔凑到安灼拉身边,两人几乎是依着彼此才得以站住。安灼拉已经从书架上取了本书在翻看,他比起自己坐在饭桌边等,更喜欢看着格朗泰尔做饭,而且也能提前捡些吃的。

“R,你在干什么?”

身旁的人一边颤抖的笑着一边在手机上打下字来,直到安灼拉的眼神变得有些狐疑时格朗泰尔才清了清嗓子把手机屏幕给安灼拉看。

这时候安灼拉的手机提示也响了,他一边盯着格朗泰尔的屏幕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那是格朗泰尔的新ins图片,“给太阳神阿波罗做饭的日常”格朗泰尔不知好歹还相当得意的念出了他打下的tag,他还不忘艾特安灼拉。

安灼拉皱了皱眉头,他合上了书本把它放在灶台上。他看到仅仅是在一分钟之内古费拉克,热安和公白飞等人飞快的点了赞并发来贺电。安灼拉翻着评论,努力表现得严肃的清了清嗓子,憋住不笑。

“安琪。”格朗泰尔用空闲的那只手抓住安灼拉的手,他的宇宙发着光,与安灼拉十指相扣。温暖蒸腾在空气中,散发在勾人胃口的空气分子中,融化在两人的眼眸中。安灼拉看着格朗泰尔,他们几乎不用多交谈,眼里边就泄露着言语。他们的蓝眼睛吸引着彼此,目光之间带着温情,浸泡在浓郁的调味料的香气中。格朗泰尔抓住安灼拉的手又紧了些,他们在外面时总是在无休止的争吵,但在厨房里总能让彼此冷静下来,让生活的轨迹继续运行。

“格朗泰尔,我想锅要糊了。”安灼拉探头看了看他们身后露出一副担心的表情,但两人的双手似乎仍黏在一起。

格朗泰尔仍抓着不放,回头用另一只手关掉火,在不得不使用两只手的时候仍顽强的挣扎了一下。

“这是闹哪出?”安灼拉皱着眉头,他尽管觉得好笑,但还是有些难为情,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太长时间,不仅传递着温度,也意味着他们的心跳也会随之传递出去。安灼拉觉得手心出汗,但他也没有办法平抚自己的内心,他坚持自己需要冷静。“分开一两分钟又不是什么生死之分,我们这不是成天……”安灼拉顿了顿斟酌了一翻他该用的辞藻,他的声音压低了一些,“我们不是成天耗在一起么?”安灼拉舒了口气,他差点用“黏”这个字,但那样又显得太轻飘飘了。

格朗泰尔可怜兮兮的看了安灼拉一眼,恋恋不舍的送开了手。锅里的大虾刚刚被炸的发出刺啦刺啦的响声,油脂溢出,正散发着美味的香气,几乎要立即跳入洗净的盘子里等他们享用。上帝似乎把世间全部的美好留在了厨房里,香气四溢,包裹着说不尽的温情脉脉。格朗泰尔把炸好的大虾盛到盘子里,他得加快速度,赶紧做好食物喂饱他和安灼拉的等待着的胃,他还有红酒牛肉没做呢。

格朗泰尔忙活的时候,安灼拉在旁边挑了一只虾吃,就着手边的肉桂温红酒,正合适。格朗泰尔喜欢在肉菜里放酒,那会让肉质更软更细腻,安灼拉也不拒绝。但有必要的时候安灼拉还是要念叨念叨格朗泰尔顿顿不离酒的习惯,拉着公白飞在缪尚对着格朗泰尔一顿科普健康养生饮食,格朗泰尔嘴上反对着,却还是收敛了许多。

“好吃么?”格朗泰尔转过头,习惯性的问。他手边的红酒已经没了一半,一边做饭一边喝上两口。安灼拉看着他,突然想起一次他喝醉时从冰箱里翻出做点心的小品装朗姆酒,他喝掉时好像连只用了半口就没了。

安灼拉点了点头,他找不出赞美的词来,他也不擅长这个,但他心里早就夸讲过R无数遍了。格朗泰尔似乎也相当懂他,每次碰见他几乎如出一辙的答案都依然露着美滋滋的笑容。安灼拉又拨了一个虾,在格朗泰尔操纵着锅柄和用来翻面的铲子时塞进他嘴里。

啊我的阿波罗。尽管一切亲密的行为都显得正常又平淡,格朗泰尔的心跳还是无可避免的加速了一下。他挂在脸上的笑容几乎融化掉,嘴里还品味着虾肉的鲜美。这一想法总是在两人吃饭时加剧,格朗泰尔总是后动刀叉的那个,他会先选择喝下不管是什么种类的酒,几乎是屏住呼吸的看着安灼拉吃饭。

他的阿波罗是多么好看啊。他简直就是最完美的云石雕像。格朗泰尔总是想把安灼拉从座位上拉起来,带他用华尔兹的姿势转圈,可他忍住了。

“我想我从未说过它不好吃对么?”安灼拉最开始时面对迫切想要评论的格朗泰尔这样说道。“那你就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R。”

安灼拉笑了,格朗泰尔的太阳神勾起嘴角,他握着银制的刀叉,微微偏着头咀嚼,他垂下眼帘,动作就像他要拉动提琴。这一切让格朗泰尔觉得这就是生活的意义所在。你的气息、你的身影、你的话语,都是我生活中无比温暖的调味剂。格朗泰尔这样想。他觉得安灼拉是加了多少都不会嫌多的砂糖。

当然,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也避免不了争执,他们的争吵有时也会毫无休止。但是吵架和打闹就像拥抱一样平常,他们就是这样才爱上对方的。

一次两人吵的甚凶,在缪尚几乎是额头顶着额头,抓着对方的衣领,架势好似至死方休的样子,ABC们怎么也没法把他们拉开。格朗泰尔用他惯有的怀疑主义驳回了安灼拉一切的观点,而安灼拉总觉得格朗泰尔的说法不够实际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其实每次都是如此。他们赌着气分开走回家,格朗泰尔拖着酒瓶在外面晃荡,夜晚就像没有砂糖牛奶的冰咖啡,星辰冷冷的,不能与他作伴。他带着半醉半醒的神智在街头走着,不去搭理短信和ABC们打来的电话,他脑内播放着争吵时的画面。

格朗泰尔要哭了,他觉得不该说的这么过火,但他真没想要去道歉。“大写的R从不认输!”这还是当天他信誓旦旦对着古费拉克说出的话。格朗泰尔真想拐进一个黑暗的街道,然后疯狂撞墙。他不想看到安灼拉带着责备又充满怒火的眼神,然后找了个墙角蹲了下来。

格朗泰尔终于在试图将手机静音的时候瞥了眼屏幕,他发现一群人带着关心的问话中还有安灼拉的未接来电和给他发的信息。

“R,你回来吧。”

“我随便做了点东西吃。”

格朗泰尔抓着手机,愣了半天,他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接着安灼拉又发了:

“然后,抱歉,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说话的。”

格朗泰尔咧开了嘴笑起来,他觉得夜晚冰凉的空气变得甜蜜起来,站起来回了个“OK”的表情,就往两人的住所走,他决定也要道歉。他一蹦一跳,血液沸腾,忍不住在街上连着来了几个大跳,差点撞到广告牌。走到一半他才回过神来,“噫,等等,阿波罗他自己做饭??”

安灼拉是最先冷静下来的,他自己回家的路上一路光思考着怎样合理又不尴尬的缓解两人的气氛,他也担心格朗泰尔就此宿醉街头一晚上不回来,这也是ABC们担心的。安灼拉再而习惯了有每天格朗泰尔做饭的日子,当发现厨房没有他的存在时不免有些空荡荡的感觉,加上他的肚子也空荡荡的。

即便是心里仍窝着一点火,理智最终还是征服了安灼拉。他选了一道格朗泰尔嘴里最简单的食谱,谷歌了一下做法。那只是简单的意大利面,安灼拉记得家里有格朗泰尔做好存起来的为了节省时间的酱汁,他只需要热一热就好了,煮面条还是得他自己来。他洗净了双手,站在厨房里深呼了一口气,目光停在了格朗泰尔搭在餐桌椅背上的围裙上。安灼拉犹豫了一会,过去把它穿上以防万一,他从没试过这样做。

按照步骤来,安灼拉谨慎的看着pad上的做法,不想出任何差错,也在心里悄悄的祈祷着。他十分不想等格朗泰尔回来时还要帮他收拾烂摊子。他会回来么?是R的话一定会的。安灼拉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迷之自信。手忙脚乱已经成了定局,随着正在煮的意大利面在正咕嘟咕嘟冒出气泡的水中渐渐变软,安灼拉觉得自己的脖子发烫,他得承认他的心跳也有点快,就和每次偷偷摸摸的做饭尝试一样。他掐着时间,生怕错过了一切。

只有这一次,安灼拉的料理不是那么失败,至少过的了面相着一关。他把热好的肉酱淋在筋道程度恰到好处的意大利面上,学着格朗泰尔的样子在上面加上一些罗勒叶,然后发短信给格朗泰尔,希望他能顺利收到。

没过多久安灼拉就看到回复了。

格朗泰尔,作为他太阳的卫星当然不会脱离他的轨道,他的太阳带来的引力总能让他围绕在太阳身边,即便是毁灭也会投入太阳的怀抱。他们会又一次在厨房相拥,然后在他们的言语与气息间,宇宙依旧运行。

END.

*自《忧伤的时候,到厨房去》
这篇写起来拖了很久……文力下降了……

评论(1)

热度(68)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