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音乐与城。

趁睡不着就瞎写写,音乐能带来对一个城市的记忆,来个总结吧,回忆回忆,几乎是音乐剧入坑历程hhh。(外加一些安利……)很久不更新说的还是碎碎念真是抱歉///




1.塞班岛,那个时候还扎根vc坑,那里的月亮总是出现在压的低低的云层之间,漫天星光,月亮也格外的大而近。每天晚上在海边散步抬眼边能看到,脑内一直循环《八辈子》里“和爷爷划着小船顶上红伞转了好多弯/那年圆月如今在何方潇洒/谁在望晚风里的安详/喝上一杯蛋米小酒思故乡。”
2.香港,在香港我入坑了音乐剧,是法亚瑟。记得当时在宾馆大放法亚瑟,把《Quelque chose de magique 》当场安利给了我弟。然后不论在飞机上宾馆里还是景点我都在刷。
3.敦煌/青海,在沙漠骑了骆驼,在看了青海青和它漫天飞的海鸥。Flo先生的《Quoi de neuf》深深戳到了我,想起那一片片广袤无垠我总会想起他的歌词“今夜我在沙丘起舞/漫漫黄土/陈规皆为海市蜃楼”“我于银河中游荡/摆脱重力/驾驭在星辰之上”,骑着骆驼的时候真想大声高唱。另外初次卖安利,卖出了杀杀服你和打卤蛋,加上吃了么。
当时去看中/国航/天,回来车程5小时,我自己就在刷1789,当时天都黑了,车厢里没有光亮,一首《Pour la Peine》唱的我起鸡皮疙瘩,心都化了,顺便跳入了法革大坑。只是,同学没人理解。
4.日本,就疯狂吸音乐剧。
5.德国法兰克福,疯狂寻找德扎的碟子,基本就一直刷德扎德扎德扎,然而店里大多都是爱乐之城的碟子……寄宿家庭的德国小女孩教会了我一句话,德扎也教会了我,“ich bin xxx”,哦还有“nein”和“danke”。曾在天鹅堡带回一张原声碟,那时我才开始特别想收cd。内容是舒缓的管乐,也有集市的气氛,欢快而活泼。如封面那样,我想到了黑森林,天鹅堡,哈尔施塔特,嘀嗒湖……一切映入眼帘。
6.荷兰,荷兰的寄宿家庭父女都特别喜欢摇滚??我记得他们的车上只放一首歌,只记得一句歌词,“some girls hate themselves”……
7.意大利,正直喜欢安东尼亚诺小合唱团的时期,觉得意语说起来十分带感。主要循环的歌曲有《国王的心》,《Forza Gesù(加油耶稣 )》和《Bravissimissima》。多亏了这几首歌我还得意洋洋的在明信片上写了“forza”,“alola(大概是这么写)”和“gelato”。配合着梵蒂冈教堂里看的那如天国之门的拱形门窗,啊美好。
在当时我从威尼斯去比萨,朋友从比萨来威尼斯,我们坐在客运大巴上,发着定位,发现对方就在自己旁边的公路上,擦肩而过,我的手机还拍到了她的大巴和她自己。当时正循环着《hemisphere》:“信笺从指尖飘落到袖口/邮戳化作相距甚远的理由/跨过经纬线的刻度/夜与昼”。我们多次落脚于法国和意大利,我走她去过的地方看她留下的痕迹。回忆。
8.法国,我在法国不过是短暂停留,转个机而已,法航飞机上听了Flo参与创作的L’étoile当时真的是美滋滋美滋滋了。然后我认为法国对我留下的更深的印象便是大悲和1789了,这个题材真的歪打正着的戳到了我。本来对这里真的是很路人的看法,现在成了憧憬。
9.加拿大,在卡尔加里听《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尖叫着买到了Hamilton的设定记录集,班夫疯狂刷Hamilton。为了弥补错过miflolive的自己去看了《beautiful:the carole king》,被《up on the roof》和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戳中,第一次的现场体验。在多伦多窝在被窝里刷了法红黑,被无可救药的毒到,《Eviter les roses》和《Les maudits mots d'amour》会在脑内自动循环。
正好是能刷ins的时候,由网易认识了AT老师,因他唱的《If I Love you》而融化。听完他整张专辑是从密西沙加开到downtown的时候,正直堵车,就一直循环,现在想起市中心的高楼,cn塔和湖心岛就能想起他的歌。雨天的市中心,我们在马路上疾走着,乘上前往湖心岛的船,和朋友撒欢似得追赶加拿大鹅。草地葱郁,天色灰暗,一切都是清新而淡泊的。AT老师的歌融化了我的心。
10.贵阳,今年最后一次旅行的目的地。在火车上,长途大巴上,高铁上,似乎唯一能让我安眠的就是太阳王的《Je fais de toi, mon essentiel》了。太温柔了,每一次听完都能安稳入睡,有神奇的疗效。

end.
到最后发现就是balabala……写了这多废话hhh

评论

热度(5)

©Lotte-Charhavi / Powered by LOFTER